「不用那麼鄭重。你家大少爺應該和你們說了,我借你們過來,就是幫我訓練那些小雛鳥們。」說着顧七引路:「我現代你們去營地看看。」

給阿峙和阿垣的宿舍是提前就收拾好的。為確保兩人的威信,顧七給他兩准本的單獨一間,並沒有和其他兄弟們混住在一起。

等兩人收拾好行李,休整片刻后,顧七才帶着他們去營地訓練場。

這兩天新收編來的人手,都是由王小狗和順子負責帶隊,進行基礎訓練。當然進行的也僅僅只是跑山,原地深蹲,外加俯卧撐,和第一套軍體拳這些老套路。主要是王小狗和順子本身自身的功夫就不怎麼樣,難度太大的訓練這兩人也帶不了。

在則,過幾日王小狗和順子也都要去泗水郡分局報道,能留在營地的時間不會太久。

*

顧七帶着阿峙和阿垣過去時,王小狗正帶着一眾人打完一套軍體拳,看着這些人歪七扭八的隊伍,奇形怪狀莫名其妙,千奇百怪,丑的各式各樣的拳姿,顧七忍不住嘴角抽搐。

什麼叫一批更比一批差,丟人丟到了外人眼裏,大概就是現在這種情況。

顧七此時都不用去看阿峙和阿垣,就知道這兩人此時還能面無表情保持整定,維持良好的職業素養是花了多少的忍耐力。

將阿峙和阿垣簡單介紹,又確定接下來的訓練流程后,顧七便離開了營地。

元宵過後,原先解散的施工隊,又重新收編了起來,率先動工除了鏢局地塊,另外還有沿着主幹道一側的成排商鋪也是今年率先開工的的終點目標。另外則還有視線規劃好的客棧。

今年賬面上的銀錢又富裕,加之去年顧氏商市的名聲已經打出去了,慕名而來尋差事的零工也比去年多了接近一倍。

顧七讓監工負責挑人,留下真正踏實肯做的,勸退一部分渾水摸魚磨洋工的,許是這一次清退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又或者是人手足夠用,之後的工程進度明顯比最開始快了許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經過水潭的時候李方把野兔的皮剝了下來,清理了內臟,這才回到庇護所。

回到庇護所的李方看見了站在庇護所頂上的小紅隼,李方昨天回來的時候還以為它離開了,不過這也解釋了之前不在的那天庇護所為什麼沒有動物光顧了,估計是因為小紅隼在這邊的原因。

看著小紅隼站在上面看著提著野兔回來的李方,李方笑罵道:「你這小東西,是知道今天能吃到一頓好的了,在這裡等著我呢,是吧。」

小紅隼明顯聽不懂李方再說什麼,不過複合著叫了幾聲。

李方見它這麼聰明,突然有了想要餵養它的想法。

把野兔用樹枝穿好,放到烤架上,烤了起來。

野兔的內臟李方放到了一張棕櫚葉上,放到里庇護所的外面,給小紅隼吃。

這次小紅隼沒和李方可以,等李方放好以後直接從頂上飛了下來,落在沙灘上吃了起來。

「這小紅隼好聰明啊,竟然知道來找人蹭吃的。」

「排出那血淋淋的內臟,但看小紅隼的確挺不錯的。」

「你們說著小紅隼是不是賴上方子了,一天到晚的來找他。」

「還真有可能,如果是大鳥的話說不定,不過現在小紅隼還小,說不定還真有這可能。」

「……」

看著直播間觀眾的討論,李方看著小紅隼,越看越喜歡。

以前看電視里,大草原上的牧民,帶著藏獒帶著鷹,讓人看著就羨慕。

狗李方家裡有了,還是狼犬,可是這鷹可沒有啊。村裡那邊從小到大就沒看見過鷹和隼,李方也是第一次離這麼近看。

當然,動物園裡的不算,那些都是關在籠子里的,已經失去了那種鷹本身的桀驁不馴的姿態。

李方突然想起了系統倉庫的之前完成任務獎勵的初級寵物卡,不知道對小紅隼有沒有效果。之前李方一直沒用到家裡的狼犬身上,現在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在腦海中李方打開系統倉庫,找到初級寵物卡,看了一眼它的資料。

初級寵物卡:可以綁定一隻指定動物為個人寵物。成功綁定后可提升寵物的智慧和主人的親密度。使用系統出品靈獸丹,有一定幾率增加寵物自身所擁有的能力,有較小几率提高寵物外形。(系統商城每月有幾率刷新一張,售價:2000積分)

系統介紹並沒有說能不能用到鳥身上,李方也不確定,所以用腦中的系統查了一下。

得到的結果就是鳥是動物,是動物界脊索動物門鳥綱動物,鳥類通常是帶羽、卵生的動物。

這樣一來,初級寵物卡應該是可以用到小紅隼身上的。

不過,怎麼把寵物卡用到小紅隼身上,是一個讓人頭疼的事情。

正思考間,李方發現系統里的寵物卡消失不見了。

然後在吃著野兔內髒的小紅隼歪著頭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方,然後繼續吃著野兔內臟。

我去,這麼神奇的嗎。

李方看著小紅隼所展現出來的疑惑的眼神,看起來完全就和人差不多。

「這小紅隼神了,你們看見它那小眼神了嗎,帶著滿滿的疑惑。」

「看見了看見了,那一刻讓我想擁有它。」

「那小眼神,還有那歪頭的動作,太萌了。」

突然聞到一股燒焦了的味道,李方連忙看向烤兔。

應該剛才光顧著小紅隼了,他沒有轉動樹枝,結果一面被火給燒焦了。

李方忍著心疼把燒焦的地方削掉,然後繼續烤起來野兔。

這次李方沒有再去看小紅隼,而是全神貫注的烤著野兔。

就這樣,大半個小時以後,野兔在李方精心烤制下被火烤熟了。

李方用昨晚隨手削的竹刀切下了一塊肉,發現打磨過後的竹刀用起來還不錯。

把野兔肉吹了幾下放入嘴裡咀嚼了沒幾口,小紅隼竟然飛進了庇護所,還滿滿的靠近了李方。

不過源自於動物天生對火的恐懼,小紅隼並沒有靠近火堆,在離火堆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對著李方叫了起來。

「你也要吃?」

李方舉著野兔問道。

只見小紅隼點了點頭,張了張嘴,示意李方給它弄一點。

看見這一幕,李方笑了,笑的很開心。這充分的說明初級寵物卡生效了,這隻小紅隼已經認可李方了,要不然也不可能離李方這麼近,還朝李方討吃的。

小紅隼看著李方只在那裡笑,沒有給它肉,往前走了兩步又叫了起來。

李方止住了笑,從烤野兔上切下了一片肉,又切成一條條的,吹涼了以後在放在手心遞給小紅隼。

小紅隼上來叼起肉條一仰脖子就把肉條吞了下去,重複幾次,把李方餵給它的肉條都吃進了肚子里。

吃飽了的小紅隼飛了起來,站在了庇護所頂上的樹枝上,梳理著自己的羽毛。

李方這才從兔子上切下一隻兔腿,大口的吃了起來。

直播間的觀眾被一人一鳥這一通操作直接給整的驚呆了,直播里全部刷的666。

「方子竟然還能吃的下去,不是應該笑的合不攏嘴嗎?」

「你們別看方子若無其事的吃著烤兔腿,心裡指不定別提有多美呢。」

「最為一個草原上的人,如果隼和鷹的習性差不多的話,看見這一幕就代表著這隻小紅隼已經認可了方子了,也就是說方子已經可以馴養它了。方子你可以試著叫叫它。」

吃完兔腿的李方也差不多吃飽了,聽從了那位草原上觀眾的建議,試著伸出手臂呼喚了一下。

小紅隼煽動著翅膀,輕輕的落在了李方的伸出的手臂上。

李方見它這麼配合,從兔子上切下來一小塊肉餵給它,小紅隼也很配合的把肉吃了下去。

見它吃完,李方抬了抬手,小紅隼隨後飛了起來。

手上一點保護都沒有,只有薄薄的一層袖子,被小紅隼的爪子一抓,當李方拉起袖子看的時候幾個紅印印在了上面。

「現在這麼小爪子就這麼厲害了,這大了以後如果這爪子一抓那還不得幾個洞啊,這抓起來真的挺疼的。」。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布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布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布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布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布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什麼?傾皇呢?傾皇怎麼樣?」

「我們出來的時候,敵軍還未深入到傾皇的營帳!」

「走!駕!」

等冶伽火急火燎的趕回軍營,三分之一的營帳都已經陷入禍害中。萬幸的是,距離傾皇的營帳還較遠。此時繞月和蛟北以及雲葵都在全力的戰鬥,並且雲葵還召喚來了山中的不少妖獸共同作戰。

正要敢去找傾皇,卻沒想傾皇已經披上盔甲騎在戰馬上正向她趕過來:「影兒!」

「傾皇,你這是要幹什麼?你的傷還沒痊癒,你不能……」

「若本皇不去,他們就更認為本皇身負重傷無法戰鬥了!走吧,本皇能撐得住!」

語畢,傾皇策馬往敵軍的大部隊衝過去。冶伽見阻攔不了,趕緊跟上去。

在靠近敵軍時,傾皇從自己的腰間抽出玄劍,大喊一聲:「讓開!」

強烈的金色光芒猶如一把長劍,狠狠劈在敵軍的無數士兵身上。那炙熱的溫度,足以將他們燒焦。就連緊挨着的,也到倒地不起,一種焦屍的氣味撲面而來。

蒙正此時正在不遠處,見到傾皇的玄劍,便知曉這一次的偷襲失敗了。

為了避免損失,蒙正大聲下令:「撤!」

敵軍迅速撤退,傾皇帶着軍隊緊跟其後。冶伽跑在傾皇的身後,十分擔心他的身體:「傾皇,你不要緊吧?你……」

「無礙!」

直到距離城外三十里,傾皇才停下來,這一路追擊,損失了伏淵不少士兵。在同時也讓蒙正知曉,傾皇傷得並沒有傳言中那麼重。

從城外回軍營后,軍醫立馬來到傾皇的軍營中,替他重新換藥包紮傷口。

「這次蒙正之後,蒙正絕不敢再輕易進犯。傾皇可以好好養傷了。」軍醫一邊包紮一邊道。

「本皇知曉了!」

正在此時,冶伽站在自己的營帳前,別說營帳里的東西了,就連帳篷都不翼而飛。想起昨晚傾皇說的話,這速度也是真夠快的啊!

轉眼功夫,本來自己營帳的位置,空空如也。

雲葵從遠處走近,瞅著冶伽滿臉驚異的模樣,笑得合不攏嘴:「這敵軍怎麼回事?竟然跑這麼遠來將國師的帳篷偷走了!」

很顯然雲葵就是在取笑她,因此冶伽扭頭給了她一個眼神,隨後泄氣的走向傾皇的帳篷。

繞月一如往常將傾皇的營帳用身體圈起來,正累極的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周邊三四個軍醫在給它分別上藥,忙得熱火朝天。

冶伽掀開帘子走進去,軍醫恰好包紮好傷口走出來:「拜見國師!」

「傾皇的傷怎麼樣了?」

軍醫無奈嘆了口氣:「本來剛剛開始癒合的傷口又裂開了,內傷還好,傾皇自己也在調息療傷。只是這外傷久不治癒,也會牽連到其他啊。」

「我知道了,不會再讓傾皇下地。」

「這便是最好,屬下告退。」

目送軍醫離去,冶伽繞過屏風走到傾皇的床榻邊坐下來。抬眼看着他的臉沒有一點血色,白得嚇人。胸口抱着厚厚的紗布,此時正半睜著眸子看着冶伽:「是找你的東西嗎?都在我這!」

「我知道!」冶伽埋下頭,他下令將她的營帳給撤除了,東西能不在他這裏?

傾皇揚起薄唇笑道:「今後影兒就住我的營帳了,來,上來歇會!」

瞅著傾皇一副得意的模樣,冶伽心中就十分無奈。可瞅着他身上的傷,又心軟了。

她來到床榻里側,靠在傾皇的肩頭小憩。反而傾皇是一點沒睡着,全程就看着冶伽,目不轉睛的模樣。

那三十多個帳篷全被燒毀,不少士兵都在做重建工作。蛟北坐在一個還算完好的帳頂,居高臨下看着下方忙碌的士兵。時不時還叫兩聲,就像是在吩咐他們做這做那。剛開始士兵們根本就聽不懂蛟北到底說的啥,直到雲葵過來,才終於有了翻譯。

「雲葵小姐,這蛟北在那兒叫喚半天了,到底說什麼呢?」一個士兵忍不住作為代表前來詢問雲葵。

聽到這話,雲葵咧著嘴笑得十分開心:「哈哈哈!它是在吩咐你們要把帳篷搭好,不然敵軍再來還得重新搭建。另外叫你們搬那些東西的時候小心一點,別摔壞了。反正就是在指揮你們呢!」

士兵抿著薄唇,滿臉無奈的看向上方的蛟北,隨後擺擺頭轉身去做自己的活。

雲葵抬眼望着上方,大聲道:「蛟北,他們也聽不懂你說的什麼,快下來吧!」

蛟北哼了一聲,隨後從帳篷頂下來,直接跳到了雲葵的身上。

。 如果說王氏現在受傷在這裏躺着的話,那兇手也應該不是她。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周圍的鄰居更加的擔心。

周圍人的話一問出聲,王氏的眼淚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大丫,大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