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不到關鍵時刻,我美特斯的超級武器是不會亮相出來的。」

「獄神殿那個超級武器確實厲害,遠程洲際導彈都能輕鬆攔截,遠程打擊對獄神殿就沒有多少作用了!」

「所以,我現在就等獄神殿自己送上門來,克拉斯願意給獄神殿引路,那當然最好。」

美特斯的老總,信心十足地說道,「我現在就等著他們來送死。」

奧斯克很驚訝,他沒想到美特斯也有超級武器。

就是不知道美特斯的超級武器是什麼?

「尊敬的美特斯老總,獄神公開發表講話的內容,您應該也聽到了吧?」

奧斯克這時又忍不住開口詢問道,「尊敬的美特斯老總,您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嗎?」

「奧斯克,看在你來向我彙報消息的份上,我就給你說說吧!」

美特斯的老總,清了清嗓子,這才繼續說道,「獄神殿的超級武器是很厲害,但是,他們那個武器,體積太大了,搬不動的。」

「再厲害的超級武器,搬不動,只能在獄神殿使用。」

「這種超級武器,其實就是一種防禦武器,沒有太大的作用。」

「只要我們不是打上門去,獄神殿就拿我們沒有辦法。」

「至於獄神說的,要報復和打擊我們,那他完全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境外獄神殿,如今只剩下戰士兩千餘人。就這點力量,你覺得獄神殿能打贏我們?」

「至少我是覺得沒可能的。」美特斯的老總笑著說道,「行了,你可以去轉告其他勢力的首領,讓他們最好不要打我美特斯的主意。」

「否則,一切後果,由你們自己承擔。」 接受王強的挑戰,這句話周圍的人都聽見了。

王強也一臉驚喜。

「什麼,你接受我的挑戰。」

李正點點頭。

他想了想,想要快速融入高二九班,王強是他邁不過的坎。

還不如主動點。

反正他現在體內有妖丹,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是人類的極限。

李正自信還是能夠跟王強較量幾個回合的。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李正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你說。」王強只要有強大的對手,什麼條件他都肯答應。

「我只跟你比一次,無論輸贏,你以後都不要糾纏我了,我來學校是教書的,不是爭強鬥狠的。」

李正擔心王強以後會不斷糾纏他,所以只答應比一次。

「行,這個我答應你。」

王強現在就想跟李正比上一比,其他的,他管不了這麼多了。

「好啦,下午放學之後,到學校的體育館吧,我記得那裡有空手道練習的場地,在那裡比試一下,對外宣稱也只是切磋,學校里不會館這麼多。」

李正不想跟王強師生兩人在大街上鬥毆,所以提議去學校的體育館。

「沒問題。」王強一口答應下來了。

「那你下午放學,在那裡等我,我稍後可能要稍晚一些。」

「無論等到幾點,我都會等你。」王強說道。

李正笑了笑,轉身下了樓。

早上發生的這些事情,李正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他只是按部就班的上他的課。

高二年級,除了九班之外,其他班級雖然也有一些問題學生,但是都還算好。

最多就是受校外的風氣影響,有些不良少年傾向。

比如胡小離所在的八班。

胡小離找到一個她認為舒服的位置,美美的睡上一覺。

這個叫小灰的挑的地方就是不錯,老師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不會叫醒你。

因為所有老師都默認,八班後面的那一排都是不想讀書的不良學生,他們乖乖在後面看小說也好,睡覺也好,甚至是玩手機,都是允許的。

只要不搗亂課堂秩序就算是謝天謝地了。

胡小離在後面整整睡了一節課。

「叮鈴鈴」下課鈴響了,胡小離還打算再睡會兒。

再上一節課就是中午午休時間了。

到時候就可以吃飯了。

胡小離有些迫不及待中午午休吃飯。

正在盤算著便當盒裡的那個大雞腿要怎麼啃的時候。

「咚咚…..」有人敲了幾下她的桌子。

「別鬧了。」胡小離換了一下趴著睡的姿勢,又繼續睡。

「咚咚…..」又敲了兩下,還響起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喂,四眼妹,趕緊起來。」

胡小離有些不爽有人打擾到她睡覺,但是她還是睜開朦朧的睡眼看了一眼,看到那個紫毛怪站在自己面前。

「小紫,你想幹嘛?」

在這短短的一節課時間裡,這個紫毛不良學生就有了一個全新的外號「小紫」。

紫毛不良學生有些無語,自己好歹也是在學校里混的不良學生,怎麼就被人叫小紫了。

不過想到自己的老大輝少還被叫做小灰,小紫多多少少有心理安慰。

而且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輝少讓你上天台。」

「小灰灰讓我天台?」胡小離不知道這些人想幹嘛。

「趕緊上來,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說完,這紫毛不良學生就出去了。

胡小離不知道小灰灰找他幹嘛。

但是李正這幾天一直在她耳邊嘮叨,要團結同學,多跟同學打好關係,胡小離都快耳朵聽出繭了。

那小灰灰,胡小離對他印象還不錯,尤其是那一頭金毛,讓她有一種在妖界的感覺。

(輝少:我不就是染個金髮嘛,怎麼在你眼裡就成了妖怪了?)

從椅子上站起來,胡小離揉了揉睡眼,然後開始上樓。

這棟教學樓五層樓高,他們的教室在第三層,再上兩層就是天台。

胡小離邁著雙腿上到了天台。

走出天台外面,她看到外面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樣子都很詭異,有的染著各種顏色的頭髮,有的鼻子上打了個鐵環,還有的人耳朵上掛著一個大大的耳環,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花花綠綠的。

往這裡這麼一站,胡小離還真的有一種彷彿回到妖界的錯覺。

那個輝少站在這些人的中央,冷冷地看著胡小離。

他給旁邊一個染了綠色頭髮的女生使了個眼神。

那個綠毛女生一下子領悟了輝少的眼神,她朝著胡小離走過去,來到胡小離面前,一雙眼睛兇狠地瞪著她。

胡小離也看著她。

兩人對視著。

胡小離突然開口了,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

「綠…..綠毛怪?」

那個染著綠色頭髮的女生,一聽到胡小離喊她「綠毛怪」,以為胡小離在挑釁她。

一瞬間,炸毛了。

「你這小婊子,喊我什麼?」

說著,一把手朝著胡小離的頭髮抓過去。

女生通常打架不外乎三招,扯頭髮,撕衣服,指甲撓臉。

現在這個染了綠毛的不良女學生,用的就是扯頭髮。

這一招是她的必殺技,百試百靈,不知道前前後後多少女生倒在她一招上。

她本來是高三的,本來這事跟她無關,聽說輝少要教訓一下一個新來的女生。

她二話不說就跟上來了。

能夠跟校裡面不良混混小頭頭輝少結下人情,她相當樂意。

綠毛不良女學生一把抓住了胡小離的頭髮。

她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居然沒有躲閃,你完了。

她以為這個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小婊子,下一秒會跟其它得罪她的女生一樣,被她揪著頭髮拖一路,然後聽著慘叫聲和哭聲求饒。

她十分享受這種欺負弱小的感覺。

出來當混混,不就是以欺負弱小為樂嗎?

綠毛不良女生抓住胡小離的頭髮后,用力一拉扯。

突然間,她覺得什麼東西被她拉拽下來了。

她低頭一看,看到自己抓著一把頭髮,與頭髮連著的一個腦袋。

再看眼前的這個女生,脖子上已經沒有了頭。

突然,手裡提著的腦袋突然開口了。

「你…..把….我…的….頭….還….回…來….」

綠毛女不良學生愣了一下。

下一秒鐘。

「啊!!!!!」

她發出一聲凄慘的慘叫聲,然後把手上提著的頭往地上一扔,見了鬼似的朝著樓梯口衝過去,跑的時候還摔了一跤。

但是她顧不了這麼多了,拖著受傷的腿跑了。

而周圍的其他學生都看到了這一幕,他們覺得奇怪。

這麼這高三的大姐頭,跟那個斯斯文文的小女生相視一眼,就會被嚇跑了。

就跟見了鬼似的。

只有胡小離知道為什麼。

她的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心裡是相當得意。

好久沒整人了。

這一波,太爽了。

不好意思啊,小綠。

誰讓你站的位置實在太正了,又一直盯著我眼睛看,我真的忍不住施展了一下幻術。

這真不怪我胡小離!!

。 身後碰撞的聲音經久不息,華曉萌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瘋狂。

她是玩車的沒錯,但是船啊,飛機啊,這些也是可以上手的,而且還都有駕駛資格,只不過一般時候,這些東西都用不上而已。

蘇軟軟玩這些玩的比較瘋,可有的時候,華曉萌比她還要瘋,那完全是不要命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