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魂王,兩個魂宗,七個魂尊。

這些還只是這個組織里不到一半的力量,他們還有許多同伴在城裡沒有參加這次行動。

不過面對這10個魂師張嵐和極索卻沒有一絲恐懼,不管是對於極索還是張嵐來說,這些日子各種越級擊殺也不是一個兩個了,偶爾也能碰到一些硬茬子,但是都化作了兩個對敵的經驗。

就眼前這些人,極索幹掉那個魂王,剩下的交給張嵐就可以了。

所以極索拔刀開啟第一和第二魂技就沖向了對面的魂王。

而張嵐則給自己上了一個強化護盾后,趁對面還沒衝過來,快速換上自己的一身重鎧。

等到那幾個魂宗魂尊衝過來的時候,他們面對的則是一個全身鐵甲,揮舞著巨盾的人形坦克。

強攻系獸武魂魂宗的正面強撼?敏攻系器武魂魂宗的瞬移后襲?控制系魂尊的藤蔓束縛?

沒用沒用沒用!

在一尊光體重都達到九百斤的人形坦克開始衝鋒之後,沒有一個強攻系魂王就別想讓他停下來!

強攻系魂宗開啟第三,第四魂技,那身體膨脹數倍如同小山一樣撞向張嵐。

卻如同小車撞上了卡車,瞬間就吐著血倒飛了出去倒在地上。

敏攻系器魂宗開啟第四魂技化為一道黑影瞬間出現在張嵐的背後,手中的匕首吐沫著黑色的毒液,如同毒蛇的獠牙一般刺向張嵐的後頸,卻在那厚重的鐵鎧上刺出一溜的花火。

控制系魂尊的藤蔓閃爍著青色的光芒想要將張嵐困住,可是這些藤蔓剛纏上張嵐的身體,就被張嵐衝鋒開始后帶起的巨力扯斷。

其他的魂尊面對張嵐的衝鋒要麼躲避要麼硬抗。

躲避的還能逃過一劫,而硬抗的都在地上躺著了。

僅僅一個照面,這些魂師就躺下了快一半。

那個強攻系的獸武魂魂宗以及一個躲閃不及的輔助系的魂尊和一個保護輔助系魂尊的防禦性魂尊,全都被張嵐一個坦克衝鋒直接撞死。

以現在張嵐的力量,硬撼不開魂技的魂王都沒有問題!而在張嵐戴上他的這些裝備后,還能讓他的衝擊力再強一半!!

這樣的一幕直接讓那個人販子老大氣的差點吐血,一個交手他辛苦組建的組織就沒了這麼多個骨幹。

隨後他直接開啟武魂,黃黃黃紫黑黑六個魂環證明他是一個實力強大的魂帝,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牛的身影,他的頭頂出現了兩隻牛角,身體也猛然膨脹了幾分。

接著他卻沒有沖向實力更強的極索,反而紅著眼向著張嵐沖了過去。

這並不是他傻,恰好是他身為一個無數戰鬥中磨鍊出來的強者的經驗。

那個看起來飄來飄去的敏攻系魂王就算他過去也不一定能快速拿下,而他的手下短時間雖然干不掉那個敏攻系魂王,但那個敏攻系魂王也干不掉他的手下。

所以現在自然是先幹掉這個鐵罐頭魂尊,這個魂尊竟然一個照面就幹掉了他的三個手下,其中一個還是高了那個鐵罐頭一個大階段啊。

又是一個該死的天才!

這樣暗罵著的他,心裡越發肯定幹掉那個鐵罐頭的想法。

在這片地方從來不缺天才!而在這裡死去的所謂的天才更是不計其數,那些從溫室里快速成長起來的大樹,在面對他們這些從骯髒污水裡的野草,也會倒在他們骯髒的手段之下。

此時的張嵐也是陷入了難題。

在看到眼前這個肌肉鐵罐頭無法力敵後,那些人販子們就拿出來了一系列的對敵手段。

帶著倒鉤的漁網,辣椒粉,發臭的毒液,噁心兮兮的不知名黏糊面狀物。

這些奇怪的東西紛紛從他們的背包里拿出來向著張嵐招呼了過去。

巨大的漁網掛在張嵐的身上,雖然其上的倒鉤無法刺穿張嵐的盔甲,雖然張嵐輕易就將這漁網撕碎,但也確實讓張嵐被阻礙了一下子。

隨後來的辣椒粉讓張嵐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那發臭的不知名毒液雖然被張嵐用盾牌擋下,但是那股如同千年老腌魚,萬年臭豆腐,二戰鯡魚罐頭一樣恐怖的氣味都快讓張嵐窒息了,動作也凌亂了不少。

而那黏糊糊的面狀物更是糊住張嵐頭盔眼睛處的空隙。

而在張嵐正用手胡亂抹著眼前的爛糊狀物,兩個獸武魂的魂尊拿著一個鐵鏈猛然纏住張嵐。

在張嵐被綁縛著一時無法掙脫的時候,下一刻,那個身上浮動著六個魂環的魂帝紅著眼睛繞到,張嵐身後,低頭用頭頂的雙角帶著狂暴的衝擊力將張嵐撞飛了出去。

那狂暴的力量將張嵐撞飛出數十米遠,要不是比比東贈給張嵐的盔甲實在給力,要不是張嵐的強化護盾確實夠硬,要不是張嵐的肉體足夠堅韌,張嵐就已經去找自己死去的家人了。

「張嵐!」

不遠處的極索看到張嵐被魂帝偷襲撞飛出去后,一下子就紅了眼睛。

完全不顧眼前的對手,身上的第五魂環突然一閃。

無形的強風猛然包裹著他的身軀。

隨後他身上的第三第四魂技猛然亮起。

「死!!!」

那如閃電驚雷的身影一瞬間跨過百米的距離,一道銀光閃過,狂風大起,最簡單的速度化作最狂暴的力量。

當一個有形物體達到一定的速度后,那麼它也必然攜帶者強大的力量,而這股力量必然會帶來無比強大的破壞力!

。 丁飛宇還記得梁商的交代,哪會這麼輕易走。

他說道:「麻煩你幫忙告訴彭隆一下,是梁商讓我過來找他的。」

門衛還是不耐煩地說道:「梁商?行吧,你等等,我打個電話問問。」

說完,走進了保安室。

過了一會,門開了。

門衛指著前面的路說道:「你進去吧,沿著這條路走,盡頭就是了。」

丁飛宇連忙道謝。

可剛答謝完,他又犯難了。

這地上堆的東西有點重,一個人得來回搬兩次。來回這麼搬過去,好像也不大好。他對著門衛說道:「可以幫忙搬一下嗎?東西有點重。」

門衛沒有猶豫,很爽快地答應了。

「謝謝。」丁飛宇又連說幾聲謝謝,在門口處登記名字完畢,抱起最重的一箱往裡走。

裡面很安靜,也沒見什麼人走動。

他按照門衛指的方向,來到了一棟別墅前。

過了一會,門衛也剛好把東西搬了過來。

「就這裡了,你自己去按門鈴吧。他家裡面有人。」門衛說完,直接走回了保安室。

丁飛宇把東西都挪到門口處,才去按了門鈴。

沒一會,門開了。

出來的是個四五十歲的女人,穿著圍裙,像是在搞衛生。

丁飛宇說道:「請問彭老闆在嗎?」

「你找的是哪個彭老闆?」女人問道。

丁飛宇愣了下。

這別墅是彭隆的,還能有哪個彭老闆。

他還是微笑著說道:「我找彭隆彭老闆。」

女人「哦」了一聲,說道:「你找彭老闆啊,他還在睡覺。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丁飛宇猜測,這眼前的女人應該是彭老闆請回來的,趕緊答道:「梁商讓我把這東西帶給彭老闆。」

女人瞧了眼地上放著的泡沫箱,說道:「我們老闆不喜歡拿別人這東西,上次有個人也是送了東西過來,結果還被彭老闆罵走了。我看你也不要白費心機,帶這東西回去吧,免得挨罵。」

丁飛宇哪會這麼輕易走開,繼續說道:「別人送托我送東西,我答應別人了,總得做到不是。」

「你這人真是的。」女人有點不高興,可又不好再拒絕,糾結了半天,說道:「你叫什麼名字?你說出來,我跟彭老闆說去。」

「你就說是梁商託人帶東西過來的。」丁飛宇答道。

他可不會就這麼輕易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

「好吧。」女人往裡面走去。

過了幾分鐘,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看樣子與梁商年紀差不多,不過卻長得高大,手裡還拿著一串黑色佛珠,走起路來,兩邊都似乎帶著風一樣。

不知為何,丁飛宇竟感覺到有點壓力。

不用想,這應該就是彭隆了。

丁飛宇朝他打招呼說道:「彭老闆,梁商讓我帶點東西過來給您。」

男人點點頭,算是接受了丁飛宇這個稱呼。

丁飛宇繼續說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等等。」彭隆喊住丁飛宇。

丁飛宇停住腳步,問道:「彭老闆還有什麼事嗎?」

彭隆皺起眉頭,上下打量丁飛宇,說道:「我好像從來沒見過你,你說你是梁商叫過來的,你叫什麼名字?」

丁飛宇可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只是說道:「對,是梁商叫我過來的,我得趕回去了,不然店裡都沒人看了。」

說完,扭頭便走。

彭隆高聲喊住了他,說道:「你就這麼走了?東西這麼多,芳姐拿不動,你幫忙搬到屋裡去。」

這要求倒是簡單,丁飛宇很快照做了。

彭隆見他搬完東西,說道:「你先別走,這梁老闆給的東西,我總得當面看一看。」

聽這語氣,像是懷疑丁飛宇把東西掉包了。

這可讓丁飛宇很是不高興。

可誰讓他受人所託,總不能隨便得罪眼前這人。

他默不作聲,等著彭隆拆箱。

彭隆暗中觀察了丁飛宇,故意放慢動作,好半天後,才把箱子打開。

這時,丁飛宇才知道,這泡沫箱子裡面,放著好幾條大龍蝦,比上次別人送給梁商的還要大。

彭隆見到箱子裡面的東西,沒有很驚訝,倒是搖頭說道:「又是這東西,上次沒吃幾口,就讓人倒掉了。」

丁飛宇無語。

這有錢人家真是厲害,隨便浪費這麼貴的大龍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彭隆等著丁飛宇接話,可遲遲不見丁飛宇開口。

他有點不開心了,說道:「這梁商眼光怎麼這麼差,找了個這麼木訥的人過來,回去我得好好講他幾句。」

丁飛宇平靜地說道:「彭老闆,現在箱子也打開看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你等等!」彭隆朝著丁飛宇招手,然後又指了指泡沫箱里的大龍蝦,說道:「梁商送的這東西,我借花獻佛,給你了。怎樣?」

丁飛宇如何敢拿這東西,直接拒絕,逃似的離開了別墅區。

出了門口,沒見到彭隆追出來,他這才鬆了口氣。

事情已辦妥,他直接回去向梁商彙報。

梁商認真地聽完丁飛宇的話,笑著說道:「你這次做得不錯,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就怕搞砸了。」丁飛宇說道。

梁商笑了起來,說道:「沒搞砸,在你回來之前,彭隆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

「啊?他有沒有說什麼?」丁飛宇問道。

「他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梁商特意賣關子,沒有直接回答丁飛宇的問題。

「那他肯定是投訴我了。」

梁商搖搖頭,咧嘴笑道:「他就說你跑得太快,像只兔子一樣,缺點霸氣。」

霸氣?

丁飛宇很是不適應這個詞。

他就幫人一打工的,對這麼個大老闆,能霸氣得起來嗎?要真霸氣了,估計早就被人掃地出門了。

不過,他沒有把這些說出來,只是接著梁商的話說道:「對,彭老闆氣場大,跟他說話,多少有點不自在。」

梁商很是認可丁飛宇這說法,說道:「你說的沒錯,彭老闆產業這麼多,說話底氣多少比別人足一點。你能夠把我的話記在心裡,說明你也不錯。行了,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你趕緊回去看下店,後天還有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我沒碰你女兒。」厲墨司非常反感被人亂扣屎盆子。

「禮尚往來這一套,厲少玩得很溜,我甘拜下風行了吧?我也承認,我拿藥害你是我不好,可你欺負兩個四歲的孩子,未免太失仗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