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冉漫不經心道:「也不全是,我只是單純的看他們不順眼,正巧你們也有仇,乾脆就一塊報了。」

他那盛滿星光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得她渾身不自在。

她轉移話題道:「這次手術你不用太緊張,我已經用數據測算過了,這位醫生手術的成功率有五成,你還是很有希望的。」

陸岑風有些擔憂的看向凌冉,他的內心十分不安,「如果……我是說如果,手術並沒有成功,你還願意要我嗎?」

又開始了……

這種問題和『我和你媽同時掉進水裏,你救誰?』有什麼區別?

凌冉一把握住他的手堅定道:「別胡思亂想了,無論你手術是否成功,你都是我的人,這一點是不會變。」

兩人的手一直緊緊的握在一起,直到陸岑風進手術室。

看着他進手術室,不知為什麼她的內心空落落,多少有些擔心。

「系統,你能增加手術成功的幾率嗎?」

【宿主,可以的呢,500功德哦。】

「扣吧。」一臉肉疼。

不就500功德嗎?

功德沒了可以再賺,他……只有一個。

【系統溫馨提示您,500功德只能提高手術的成功幾率,並不能完全保障手術成功呢。】

「知道了,扣吧。」十分肉痛。

【功德-500,所剩功德380+】

凌冉現在手術門口,若有所思……

陸岑風你給我你的一顆真心,我還你一具健康的身體,也算是我對你的一點補償吧。

「系統,男主還在追查嗎?」

【是的,但是由於宿主您的黑客技術十分優秀,他暫時還沒有查到您的身上。】

「垃圾男主,等到他查到我頭上,這個位面都結束了,還是我主動給他點線索吧。」

【宿主,你這是要搞事情?】

「畢竟女主為他流的產,為他捐的腎不能就這樣白給吧?」

【宿主,你這算是幫女主間接報仇了嗎?】

「就怕她不領我這個情。」

#陸氏集團總裁的真愛白月光#

#陸總裁未婚妻逃婚真相#

#未婚妻被迫捐腎白月光#。 顏知許與傅時墨走出房間,兩人踱步來到走廊拐角,站在樓梯口的位置。

身體微微前傾,雙手放在扶手之上,目光散漫地望着樓下的台階。

他身姿挺拔,一身白大褂穿在身上並不會顯得臃腫,反而將身材襯托的格外修長。

偶爾幾個上樓路過的人會忍不住停下腳步悄悄摸摸的偷瞄幾眼,內心感嘆這般人物站在小旅館內,四周的一切皆因他而失去光芒。

顏知許注意到過往之人的視線,手指輕輕地微動,漫不經心的敲打着傢具色的扶手,發出一聲聲清脆而又富有節奏的聲音。

兩人哪怕相對無言,空氣中也並無尷尬的氣息,依然契合無比。

良久,顏知許側身,身體倚靠在護欄邊,一雙瀲灧著微光的貓眸掃向身邊的人。

她輕啟朱唇,「這次的案件事態極端惡劣,且屬於多人團伙作案,在逐漸形成一條完整的生產鏈。」

「如果能成功破獲此案,想必功績不小,不知道薄隊對這個案件感不感興趣。」

蓮花村內人數眾多,村民們目無法紀對於買賣婦女習以為常,這根深蒂固的頑固思想並非一朝一夕產生的。

此行需要警方介入,出動大量警力才能將對方一網打盡。

「我問問。」

傅時墨讀懂她心中的想法,拿出手機走到一旁,修長勻稱的手指在屏幕上翻找聯繫人。

翻到薄野的電話號碼,撥打出去,電話很快被接通。

「喂,時墨。」

男人的嗓音低沉沙啞,帶着幾絲疲憊,想來公務繁忙,多日以來沒休息好。

傅時墨右手握着手機,沒過多寒暄,直接開門見山說正事,「懷羊市蓮花村這邊有一起買賣婦女,非法賣|淫的大型案件,你有興趣的話迅速過來。」

「真的?!」

聽到這話對面的人情緒激動,聲音猛的拔高,尖銳又興奮,刺的人耳膜不舒服。

傅時墨將手機拿着離耳邊遠一點,「嗯。」

遠在海市的薄野滿臉激動,從辦公椅上噌的一聲站起來,在屋內來回踱步。

「我最遲明天抵達懷羊市,你把具體的位置發給我。」

這是把功績送上門啊,有這麼大的活不接的話那絕對是腦袋生鏽了。

見薄野沒異議,傅時墨交代了兩句之後掛斷電話,把手機揣回白大褂的衣兜里。

他回到顏知許旁邊,手指曲起推了一下戴在鼻樑上的鏡框,「薄野最遲明天到。」

「行。」

得到滿意的答案,她站直身體,單手抄在休閑褲的兜內,抬腳朝房內走去。

傅時墨闊步跟上,兩人並肩而行,背影氣質出塵,般配登對。

推開房間門進入裏面,映入眼眶的便是被嚇暈倚靠在椅子上的郭氏夫婦,兩人臉色無血,憔悴萬分。

伏奈奈聳肩嘆息一聲,「我也沒做什麼,實在是他們太不經嚇了。」

說完還嫌棄地踹了一腳郭氏夫婦的椅子,心中怒火仍舊殘存,沒玩盡興不太解氣。

孔敏芯抬起手揚了揚,趕忙幫腔,語氣急不可耐,「我作證我作證,伏姐姐沒對這對人販子夫妻做什麼壞事。」

伏姐姐只是稍微的嚇唬了他們一下而已,誰知道這兩人會暈過去。

不過……暈了也不值得可憐,這種人渣完全就是社會敗類,活着簡直浪費空氣和國家資源。

。 第693章皇城PK

「你他媽!」

本就因為受傷,而無法全力修鍊的侯子方。

現在一聽到李庶這番話,頓時火冒三丈。

哪怕是冒着傷口裂開的風險,侯子方依舊一拳朝向李庶砸了過去。

不過由於並非全力一擊,所以李庶非常輕易的便閃躲了開來。

「你他喵的,就不知道說點其他的?」

自己與李庶之間可是一直都有一個賭約。

誰要是晉陞到「凝神階」,誰就是大哥。

侯子方一向心高氣傲,怎麼可能會給一個小自己五歲的李庶做小弟?

並且論實力的話,自己還要略勝李庶一籌。

如果不是因為受傷,自己豈會落後李庶?

「那我說點其他的!」

李庶撇了撇嘴,隨後說道:「你的速度好像慢了一些。」

「我他媽!」

伴隨着李庶的話響徹在侯子方的耳邊。

這一下子,侯子方徹底暴怒了起來。

只見侯子方拿起身後的枕頭便朝向李庶砸去。

不過因為枕頭的重量太輕,李庶甚至都沒有做任何的閃躲。

「我尼瑪!」

侯子方見狀,立馬換成了床頭柜上的蘋果。

暴怒之下,那蘋果在侯子方的手中猶如鋼炮一般。

隨着侯子方大力拋出,透過此時李庶的視角可以清楚的看見。

那蘋果飛來的速度異常迅猛,幾乎就跟一枚子彈一般。

李庶當即側身一閃,隨後連續做了好幾個動作,才將所有蘋果避開。

嘭!嘭嘭!

然而,那蘋果從李庶身邊擦肩而過之後,全部砸向了其身後的牆壁。

強大的力道,讓原本脆弱的蘋果,竟然超過一半果身陷進了牆壁內。

與上一次相比較的話,侯子方的力量又精進了不少。

「我勒個去,你他喵是真的打算砸死我啊?」

扭過頭看向身後的李庶,着實被眼前的這一幕給嚇到了。

倘若自己剛才沒有全力閃躲的話,只怕是現在早就斷了幾根肋骨了。

說不定,連內臟都已經受傷好幾處。

「老子就是要砸死你!」

被李庶這麼一問,侯子方的怒火更是直衝天際。

這一次,他直接抓起事先就準備好的手掌大小的鐵球。

李庶赫然發現,那鐵球就藏在侯子方床頭櫃內的抽屜中。

「猴……猴子,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看着侯子方右手緊握鐵球,正一臉狂怒的瞪着自己。

這一刻,即便是李庶都有點緊張了起來。

雖說現在的李庶身軀硬如鋼鐵,甚至正面硬懟鐵鎚都不怕。

但是,那也僅僅只是針對於普通人的打砸。

普通人所使出來的力道,對於李庶來說就跟被蚊子叮咬一般。

可侯子方是什麼人?

他可是同李庶一樣的「御氣上階」巔峰的「神人」。

而且,晉陞的時間比李庶還要早上好幾年。

他這一鐵球砸過來,足以將一輛坦克給砸成廢鐵。

李庶當即做好防禦姿態,表情嚴肅的連續後撤了好幾步。

「開玩笑?老子就知道,你小子一定會在我面前嘚瑟。」

對於李庶的性格,侯子方實在是太了解。

所以早早便準備着了。

現在,終於是可以派上用場了。

話音剛落,只見侯子方當真雙眼一瞪,朝向李庶大力的扔出了鐵球。

「猴子,你他媽的……」

轟隆!

李庶甚至話還沒有說完,耳邊便傳來了一聲轟鳴巨響。

當李庶轉過頭看向身後的時候,發現那厚實的牆壁直接被砸出一個大洞。

可自己卻幾乎沒有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