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從名單分析,兩支隊伍都很重視這場比賽,或許雙方都認為有從對手身上拿分的機會,所以各自派出了最強陣容。

…………

瑞典足球在歐洲算不得一流強隊,球隊內幾乎沒有什麼頂級球星,為數不多可以算作核心只有效力德甲萊比錫的福斯貝里和來自效力曼聯的林德洛夫。

包括兩名核心在內,瑞典隊一共只有5名世界級球員,其他球員的水準都在歐美級高階,這些人雖然沒有突破世界級,但實力也相差無幾。

相比較而言,國足這邊球員的個人實力差距就比較懸殊了,除了宇恆之外,其他人還沒有突破世界級,就算有過西甲之旅的藍楓和徐浩,此刻也不過歐美級低階水準。

排除掉有留洋經驗的,國足隊員間斷層非常厲害,乍一看首發名單中竟然還有亞洲級球員,加起來竟然高達三個之多。

當然,個人實力上的差距並不會決定一切,足球比賽的勝負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瑞典隊最大的弱點其實就是他們的進攻配合,作為一支有着明顯特徵的北歐球隊,身體方面暫且不論,就進攻套路而言,他們的配合實在不敢恭維,這一點從世預賽連場顆粒無收就不難看出。

…………

當地時間晚上9點,比賽在下諾夫哥羅德體育場如期舉行。

今天的體育館包圍在一片紅色海洋之中,雖然公開給兩邊球迷的票數是相同的,但中國球迷熱情何其高漲,僅憑一些小伎倆就將大多數門票攬於懷中。

(論搶票手段,還得看中國黃牛!)

時隔16年再一次站上世界盃的舞台,中國球迷積攢的情緒早就在最後一場世預賽就被點燃,此刻他們只是高呼球員的名字,就已經擁有排山倒海之勢。

在中國球迷的刺激下,國足球員一上來彷彿打了雞血,他們左右兩路齊下,要不是受制於個人身高,開局早就破門了。

眼見着局面就要往利好的方向發展,場上卻突然出現了意外,蒿俊閔由於高強度的身體碰撞被迫受傷下場治療,就是趁場上少一人的機會,瑞典隊反擊率先打破了僵局。

1:0

…………

進球后的瑞典隊化被動為主動,開始在中路做文章。

第14分鐘,托伊沃寧憑藉身體強吃徐浩,前者倒地製造大禁區外的犯規,裁判給到瑞典隊一個直接自由球。

面對福斯貝里的外腳背弧線,藍楓做出了堪比世界級門將的撲救,他單拳將皮球擊出,並在之後的二次進攻中封堵了克拉松的射門。。 有時候妖獸和人類有一些修鍊方面的地方並不一樣,人類無論身材的大小,體內的元力能量的充盈程度大多數都是相同的,因為人類武者在同等天賦之下,可以說體內的丹田氣海容量方面都是差不多的。

相比之下那些武脈天賦一樣的武者們,他們的丹田氣海的容量相同之下,作戰實力也基本上差不多。而妖獸和妖獸之間也同樣有一些區別,一些妖獸的體型非常的龐大,那他們體內所蘊含的妖力能量便相應的多一些,所以說,對於一些妖獸來說,它們的體型越大,它們體內所蘊含的妖力能量便也越大,這樣一來他們體內所蘊含的妖核也就越厲害。有時候作為一隻妖獸而言,它的體型往往決定了它的戰鬥力,就是由他體內的妖力能量作為支撐的,而有一些體型比較小的妖獸,儘管他們或許在靈魂方面有一定的天賦,然而在沒有決定絕對的妖力能量作為支撐的情況下,他們所施展出來的,妖族血脈技能的攻擊力也同樣非常的有限。

而現如今沈建所面對的這支大力金剛熊,便是那些妖獸當中的強者,要知道這隻大力金剛熊如果論起他的身的高度比沈建整整大了三倍不止,所以說,此時此刻這隻大力金剛熊體內所蘊含的妖力能量,必然會十分的龐大,甚至是遠遠的超過了沈建,不過這時候的沈建心中也並不是十分懼怕這隻大力金剛熊,因為沈建此時此刻儘管自己體內的妖力能量,比不上這隻大力金剛熊,但是他的血脈等級卻是遠遠超出這是大力金剛熊的,要知道他如今的血脈,可是九陽鵬王血脈而九陽鵬王,這種妖獸可是有金翅鵬王和九陽焚天火融合在一起變異而成,所以說九陽鵬王這種武魂,如今已經融合了人族和妖族共同的優點,因此沈建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戰鬥的時候,並沒有絲毫的短訊,因為目前來看,從他們的修為境界上來看沈建的修為境界和這隻大力金剛熊的修為境界可以說是完全一樣的。

然而這時候的沈建,畢竟自己的妖族血脈境界剛剛突破到二階中期而已,所以說這時候他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相互作戰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太多的優勢,如果沈建的修為境界在能夠鞏固一些,或許他能夠輕易的戰勝這隻大力金剛熊,然而在此時此刻沈建在沒有調動其他的攻擊手段的同時,僅僅通過他的肉體力量和這支大力金剛熊進行相互作戰的話,沈建感覺到自己並沒有太多的優勢,不過對這些沈建也並不是十分的懼怕,大不了自己在肉體力量方面打不過這隻大力金剛熊,用其他的一些手段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作戰,也同樣不是不可以的,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也僅僅是利用這隻大力金剛熊對自己自身的作戰能力進行一番磨練罷了。

此時此刻這隻大力金剛熊已經以飛快的速度向著沈建沖了過去,在這隻大力金剛熊所衝過去的過程當中,就如同一陣疾風一般,他身上所帶來的龐大的妖力能量此時此刻甚至形成了一股波浪,這股波浪往外沖了過去,甚至讓旁邊的一些鳥類的妖獸都遠遠的躲避著,這些鳥類妖獸顯然已經感覺到了這隻大力金剛熊此時此刻可以說極為的危險,只要是招惹了這隻大力金剛熊,很可能就會遭遇池魚之殃。

而這時候的沈建心中卻自然的絲毫的不懼怕,因為沈建這時候體內的妖力能量同樣也是非常厲害的,儘管如今沈建體內的妖力能量的充盈程度,並比不上這隻大力金剛熊,然而沈建如今眾多的攻擊手段讓他完全能夠在這支大力金剛熊的極為狂暴的攻擊之下保命,甚至能夠順利的躲過這隻大力金剛熊的攻擊,畢竟沈建的大鵬展翅技能已經賦予了它非常強大的身法技能,即便是沈建無法在力量方面,壓倒這隻大力金剛熊,然而卻能夠利用自己強大的身法速度,躲避這隻大力金剛熊的攻擊,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這時候沈建看到了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這隻大力金剛熊如今已經揮舞著兩隻巨大的熊掌向他拍打了過來,沈建並沒有與之硬拼,而是身體往後一蹬,便退後了一百多步,以至於這隻大力金剛熊向沈建撲過來的時候竟然撲了個空,這時候大力金剛熊一個勁兒向沈建進行追擊,每次即將撲到沈建的身上的時候,沈建都能夠依靠自己非常迅速的身法速度向後面進行倒退,以至於這隻大力金剛熊竟然追擊了沈建三四里的距離依然沒有抓到沈建。

「哎,看來我的身法速度還是能夠順利躲過這隻大力金剛熊接下來的攻擊的,現在我就要試一試我自己的妖族血脈天賦賦予我在力量方面的,看看能不能進行硬碰硬。」

所以這時候沈建的身體,便向前涌了過去,如今沈建在物理攻擊方面最強大的技能便是他的成語暴擊,此時此刻沈建的兩個手化作拳頭,然後便向這隻大力金剛熊,硬生生的衝擊了過來,眼神當中滿是善意,對這隻大力金剛熊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懼怕,彷彿這隻大力金剛熊也僅僅是他磨練自己自身境界的一個試金石罷了。

這時候,即便是大力金剛熊也是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類的膽子竟然如此的大,因為大力金剛熊平時在萬妖山脈的深處居住也曾經見到過一些人類,然而這些人類在見到這隻大力金剛熊的時候都是躲避的遠遠的,根本就不敢與之大力金剛熊進行硬拼,彷彿這隻大力金剛熊就是他們人類武者的殺星一般,然而沈建和那些其他的武者根本就不一樣,首先沈建的身法速度並不是其他一些物種可以相比的,因為大力金剛熊的每一次攻擊都能夠輕易的攻擊到那些其他的武者,然而大力金剛熊這次用同樣的方法想要攻擊沈建,但每次都是落空,可以說沈建在身法速度方面的優勢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因此這時候這隻大力金剛熊在自己的心中可以說極為的憤怒,如果這次他沒有將沈建直接擊殺掉,並且將沈建的身體吞吃掉的話,這是大力金剛熊估計會非常的鬱悶,所以說這時候的這隻大力金剛熊幾乎是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下這個沈建發動了進攻。

這時候大力金剛熊的這隻巨大的熊掌和沈建的鵬羽暴擊撞擊在了一起,在半空當中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如今所調動的鵬羽暴擊攻擊技能同樣是通過自己體內的妖力能量催動出來的,因為鵬羽暴擊這種技能也同樣是沈建體內的九陽鵬王,血脈所賦予他的攻擊類技能,因此當沈建和這隻大力金剛熊的轟擊在一起的時候,頓時這兩種妖力能量撞擊在了一起,然而此時此刻沈建體內的妖力能量,相比於大力金剛熊體內的妖力能量就是濃郁的多,然而由於沈建體內的妖力能量充盈程度畢竟是十分的有限,畢竟如今沈建的眉心妖穴之處的妖力能量並不是十分的充盈,然而這時大力金剛熊此時此刻卻處在全盛的狀態,因此沈建和大力金剛熊硬生生撞擊在一起的時候,這隻大力金剛熊依然佔領了一定的優勢,所以說這時候這隻大力金剛熊,沒有絲毫的後退,而沈建的身體卻後退了一百多米,顯然沈建如今的在攻擊力方面,尤其是在物理攻擊方面的優勢,還是比這隻大力金剛熊要弱一些的。

然而這時候的沈建卻絲毫沒有懼怕這隻大力金剛熊,此時此刻他的身上妖力能量完全的釋放出來,因為這個地方看起來極為的空曠和偏僻,其他的妖獸是很少來到這個地方,因此,沈建此時此刻可以盡情的和大力金剛熊進行瘋狂的一戰,根本就不用懼怕其他的一些妖獸發現這裏,所以說沈建完全可以發揮自己所有的實力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相互的報站。

而此時此刻這隻大力金剛熊在看到了沈建,被他打得後退一百多步,心中的自信比剛才甚至越來越強烈,這隻大力金剛熊在這時候繼續向著沈建這個方向追擊而來,想要將眼前沈建一舉擊殺。

這一次沈建同樣沒有逃跑,再催動他的朋友暴擊技能,向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衝擊,這一次在這是大力金剛熊的熊掌的攻擊之下,沈建的身體再次後退了多步,就這樣反覆幾次下來,沈建竟然被這隻大金剛熊打的後退了很多,以至於沈建體內的妖力能量,此時此刻竟然消耗了很多,不過這時候的沈建,不擔心,自己體內妖力能量,消耗殆盡的情況下被這隻大力金剛熊所擊殺,因為這時候的沈建體內還有非常充足的元力能量作為支撐,而且沈建如今還有更多的元力能量,讓他繼續的作戰,即便他真的無法打得過這是大力金剛熊,他同樣能夠催動他的妖族血脈技能大展示進行逃跑,這是大力金剛熊即便想要擊殺沈建,然而他在身法速度方面比不上沈建,所以說根本就無法追上半空中翱翔的沈建。

這時候沈建也同樣驚奇的發現,通過和這隻熊進行相互的作戰,幾個回合下來自己的修為境界顯然比剛才越來越穩固,比如說他*和這隻大力金剛熊的這隻熊場進行交手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往往會退後一百多步,隨後,下一次攻擊便退後了幾十步,一直到和大力金剛熊之間互相交手了半個時辰之後,經過一定的磨練,沈建的身體此刻竟然僅僅退後了幾步而已,而且這隻大力金剛熊發現沈建彷彿越打越勇猛,心中十分的氣惱,因此這是大力金剛熊對沈建的攻擊也越來越瘋狂了。

如今沈建和這個是大力金剛熊相互交戰了幾十個回合,每次都是沈建佔領劣勢,大力金剛熊具有非常強大的優勢,畢竟這是大力金剛熊,此時此刻體內的妖力能量比沈建要舒服的多,幾乎是處於全盛狀態。

然而隨着沈建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可見體內的妖族血脈技能,力量也完全被調動了出來,以至於到了最後一個時辰以後,沈建竟然和這隻大力金剛熊大的平分秋色,在物理攻擊方面,兩個人竟然變得勢均力敵了起來。

「哈哈,我如今已經明顯的感覺到我此時此刻體內的妖族血脈再次出現了即將沸騰的情況,這也就意味着我如今的葯不行嗎?境界比剛才彷彿更加的穩定,只要我的修為境界真正穩固起來的時候,我自己在物理攻擊和力量方面的優勢也能夠順利的將這隻大力金剛熊直接殺掉,不用如此費力的和利用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練手。」

如今的這個沈建不僅僅自己體內戰意熊熊的同時,他心情極為的興奮,因為作為一名武者而言,無論他是它修鍊人族武者的技能還是妖族的血脈技能,在修為境界剛剛得到晉陞的時候都不是特別的穩固,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特別需要自己通過自己的實力和那些戰鬥力非常強大的妖獸或人類進行相互作戰,從而磨練自己的實力,如今沈建和大力金剛熊之間進行相互的交流和作戰,顯然自己自身的實力比剛才更加的穩固。

「哈哈,如今我的體內的血脈力量,顯然比以前更加充盈和強大的一些,我不知道接下來和這隻大力金剛熊進行硬碰硬的時候,不知怎樣,不過怎麼着也比*要強一些了吧。」沈建自思道。

然後沈建在這時候,調動了自己體內已經沸騰起來的妖族血脈力量,然後徹底調動自己的妖力能量,讓這些妖力能量通通凝聚在自己一對拳頭之上,他想要測試一下,如今隨着自己體內妖族血脈的沸騰,看一看自己此時此刻能不能真正的和這隻大力金剛熊堂堂正正地進行戰鬥。。蔡慧蘭聞言渾身一顫,急忙命人將唐玉兒身上的圍裙之類的全部拿走。

唐玉兒直到這時還愣愣的,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王利這時對著唐玉兒笑道:「唐小姐,我是嚴總的助理王利,今天我是來唐家來談合作的。」

「合作?」唐玉兒……

《長生帝婿》第一百二十三章升職加薪 ………………………………

p城,城主府。

愛麗絲被執法官帶去見了p城裡至高無上的獨裁者,白鴿財團的掌權人,旗中鶴。

「城主,旗米拉已帶到,屬下告退。」執法官退下,唯有留下愛麗絲一人站在這金碧輝煌的大廳中央。

前方數十個台階之上,一個垂垂老矣,眉發雪白,皮膚褶皺的老人。

老人坐在蒲團上,桌前放著一盞清茶,還飄著白色的霧氣,雙眼似閉非閉,似睜非睜,像是睡著了。

愛麗絲不敢出聲,就默默的站著,暗自盤算接下來該怎麼辦。

「回來了。」旗中鶴突然開口了,聲音有些溫吞,老邁,給人一種隨時要斷氣的感覺。

愛麗絲一驚,不敢多言,輕嗯了一聲,算是回應。

旗中鶴望著數十米外的女兒,平靜的說:「10年前將你調入偵查兵團到城外剿滅怪物。」

「你無調令,擅自回城,這是死罪,你知道嗎。」

愛麗絲額頭冷汗狂流,心態慌的一批,根本不知道是個啥情況,只能連忙彎腰求饒:「城主饒命。」

旗中鶴平靜的注視著愛麗絲,緩緩的起身,拄著拐杖從高台之上,一步一步的走了下來。

「踏踏踏……」腳步聲像是踩在了愛麗絲的心臟上。

愛麗絲莫名就感覺令人窒息的壓迫感襲來。

旗中鶴緩緩走到愛麗絲的面前,停下腳步,

伸手放在了愛麗絲的頭頂,平靜的說:「10年了,你連一通電話都不願意給我打。

我都已經快忘了你長什麼樣了,現在你求我饒命,甚至連一聲父親都不願意叫,你讓我如何饒你。」

愛麗絲彎著腰,嘴唇顫抖,連忙說:「父親大人,求您饒命。」

旗中鶴緩緩收回手,俯視著面前的愛麗絲:「說吧,這次回來,究竟為什麼事。」

愛麗絲腦子瘋狂轉動,也不知道那根弦搭錯了,脫口而出:「父親大人,我太過思念您,想要回來看看。」

旗中鶴沉默了,接著握著拐杖跺了一下地板。

兩名女傭快速的進了大廳,彎腰待命。

旗中鶴握著拐杖一步一步的走了:「既然回來了,那就好好休息一陣子吧。」

一名女傭伸手虛引:「大小姐,請跟我來。」

愛麗絲跟著女傭離開大廳,身上已經流滿了虛汗,心裡緊張的都快嚇尿了。

城主到底是城主,好可怕的氣場,僅僅是交流了幾句話,就感覺從死亡邊緣走了一圈。

緊接著愛麗絲就被安排到了一座華麗的莊園里,住了下來,像是被遺棄到世界角落了,無人問津。

………………………………

聖女修道院,告解室。

徐浪穿著神父裝,靜靜的坐在椅子上,隔著黑色紗窗,傾聽李維斯對自己罪惡的懺愧。

李維斯說:「神父,我有罪。」

徐浪不想聽他羅里吧嗦,意簡言賅的說:「我替上帝赦免你的罪,好了,告解可以結束了。」

李維斯沉默良久,突然笑出了聲:「神父,我還沒說我是什麼罪,您這麼輕易的就給我赦免了?」

徐浪淡淡的說:「那你說說什麼罪吧。」

李維斯幽幽的說:「神父,我們之間的談話,您不會外泄吧,我必須得確認一下。」

徐浪說:「我是有職業操守的,你說,我聽,不會告訴第三個人。」

李維斯微微點頭,開口說:「神父,我為了生理需求,殺了很多生命,我感覺我有罪。」

徐浪淡淡說:「沒事,誰還不是一天殺死幾億個生命,事後有罪惡感是常有的事。」

李維斯:「……」你真的是個正經的神父嗎?

接著,李維斯換了個說法問:「神父,你說人吃動物有罪嗎?」

徐浪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你問的這個問題有點深刻了。」

「人吃動物,那是沒辦法的,人是強者,動物是弱者,吃它們是維持生存所需。」

「但是為了取樂而去故意虐殺動物吃,那是一種非常殘忍的行為,是不道德的。」

李維斯:「神父,謝謝,聽你這麼說,我感覺好受多了,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

徐浪:「嗯,你說,我聽著呢。」

李維斯緩緩開口,語出驚人:「神父,我其實喜歡吃人,每逢飢餓難耐的時候,我就會出來獵殺人吃。」

「這些年,我已經獵殺了一千三百六十五人。」

「我會摘取他們身體里最美味的部分,進行最好的烹飪,然後乾淨的吃掉,絕對沒有浪費他們生命。」

話音一落,李維斯突然從黑色紗窗里探頭鑽了過去,咧嘴一笑:「神父,你作為我的晚餐。」

「你說,我的罪,可以得到赦免嗎。」

………………………………

ps:求鮮花,求評價票,求月票,求打賞。

。 「陸俊,你願意陪我出去走走嗎?」

就在陸俊放下手機后不久,剛剛離開的格雷西竟然去而復返。

出去走走?

陸俊仔細看了面前的女孩一眼。她身材高挑,窈窕,胸前的衣服被撐起,顯露出飽滿的曲線。皮膚白皙得近乎透明,一頭冰藍色的頭髮整齊柔順如同溪流垂落,宛如藍色瀑布般瑰麗。

一雙淡藍色的眼眸,令他聯想到頭頂深邃曼妙的星空。

只不過,比起剛回來時的興奮、放鬆,她的眉間明顯多了幾分鬱結之意,但眼眸中放出的光卻是異常堅定。

這讓陸俊猜想,剛才她離開的那一段時間裏,格雷西或許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

「當然願意。」

兩人一起離開裝修豪華的『五星酒店』,穿過被特殊合金架支撐起來如同集裝箱一樣的建築物,又經過下方蜿蜒的小路走在被冰雪覆蓋的空地上,沿人工湖的邊緣緩緩而行。

走出沒幾步,格雷西便主動牽住陸俊的手。

她的手異常冰涼,但卻也有一種特殊的柔軟。

陸俊的手被她拉住,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氣,心神忍不住微微一盪。

再看身邊的女孩,眉頭竟然緊緊皺了起來,一股毫不掩飾的愁容浮現在臉上。

她看向陸俊,眼眸流轉,反射出面前一片寥寥的素白冰原:

「最開始,我眼前的世界就是這裏,還有南極號的船艙里。這兩個地方加起來,構成我生活的全部。」

她的聲音清冽但又堅定,還帶有絲絲涼意,像是從極遠處吹過雪面的風。

陸俊沒說話,只是掃視了下眼前的景象。

蔚藍色的人工湖宛如透鏡似的點綴於雪白色的冰原之上,遠處灰黑的山脈連綿起伏,宛如巨龍的身體橫卧在天邊。

這個世界廣袤,寒冷,一望無際,是這顆星球上最荒涼也最美麗,最不受人打擾的地方。

然而此刻對他來說有些新奇的雪地美景,對於格雷西來說,或許只是平時司空見慣的自家後院一般的景象。

「平時偶爾覺得無聊時,我會在南極號上搜索世界各地的新聞來看,有時也會在卡塞爾學院的校園網上看一看論壇的討論。那些獅心會、學生會還有執行部的情報,以及關於你和龍淵的消息,對我來說就像是生活中的幻覺,雖然似乎息息相關,但卻永遠都接觸不到。我平時不是在海法監獄擔任看守,就是在南極號上出海押送犯人,永遠也接觸不到他們討論的那些事情,接觸不到你們的世界。」

格雷西面向冰原,自顧自說下去。

陸俊很清楚,她這時候需要的不是回應,而是傾訴。

而他,只需要傾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