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小蝶再次發生,第四件拍賣品是剛才讓眾人沸騰的淬體丹。

又是十粒。

從這個架勢後面很可能還有,但沒有人願意去賭,剛放出來就直接飆升到了高價。

「五十萬!!」

「五十五!」

「老子六十!」

·····

價格伴隨着狂熱,這一刻的所謂大佬,跟菜市場搶特價的大媽一樣。

拍賣場最頂部。

這裏有着一間專屬包間,足足佔據了頂部的一層空間。

裝潢比起其餘包間也更為精緻,哪怕再有錢,也沒有資格進來。

因為這間獨一無二的包間,是這裏主人的專屬,除非是主人邀請,否則其餘人絕對不可能進來。

此時這間包間中,林軒帶着自己親近的戰寵們,在上面俯視着,將底下的一切盡收眼中。

戰寵們都參與了這次的計劃,對此早已有了預料,除了收穫的喜悅以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但被邀請來的白莓莓,在此刻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底下現在正發生的一切,對於她而言實在是太震撼了,彷彿看到一個無可匹敵的龐然大物,正在異世界冉冉升起。

「怎麼樣啊白妹子,想不想也喊喊價?」

林軒收回目光,對處於震撼狀態的白莓莓笑道。

這麼熱鬧的場景,是人都想參加進去,更不要說拍賣的物品,沒有一件不是好東西的情況下了。

她本能的就點頭。

不過很快又搖頭了,因為她兜里沒有餘糧。

別說她兜里沒有餘糧了,就算是有餘糧,也沒有辦法跟這些瘋狂的玩家們競爭,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

除非她把身上的東西拿出來賣了,否則絕不可能競拍的贏。

可這個可能嗎?

「想要幹嘛搖頭呢,我的卡給你刷刷,喜歡什麼直接買下來吧,就當預支你未來的工資吧,從今天起,你未來就有的忙了。」

林軒看到對方的模樣,如何不知道對方內心所想,直接把自己的龍卡給遞了出去。

這張龍卡整體看起來不起眼,跟沒啥存款的白龍卡差不多,只是上面的神龍浮雕是金色的,除此就沒有其它不一樣的了。

但除了白莓莓以外,在場的人都知道這張龍卡代表着什麼。

無限。

這張龍卡可以無限透支,是獨屬於林軒的一張龍卡,裏面沒有任何餘額,但卻可以無限購買任何神龍部落的東西。

白莓莓不知道這一點,可也猜測裏面餘額會不少,否則也不會被林軒拿出來,畢竟要是喊價了沒得扣,不是丟臉了嗎?

不過她一直以來都是收益,從來沒有付出過什麼,此時實在不好意思再受祿。

「拿着吧,這些都是小玩意罷了,當做放鬆就可以。」

林軒直接把卡塞了過去,可以拿來拍賣的,對於他而言確實是小玩意。

白莓莓見此點頭答應了下來,不過卻沒有喊價,而是一直看着。

底下的拍賣依然沸騰。

一件件拍賣品拿上來都是高價,暗金級的武器跟防具連連上架,一件比一件的價格高,到來的人不知道後面還有多少件,幾乎都是抱着能拿一件是一件的心態。

這點就是大廳里的人也是如此,所以跟着連連叫價,不能上樓上包間不代表就一點資本都沒有了,幾十萬還是有不少人有的。

不過就在這些人瘋狂的時候,拍賣行外面,卻有幾個身穿黑衣蒙面的玩家,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在暗處擺弄著。

「動作都快一些,這次哪怕無法完成會長的任務,也絕對要讓那人付出代價,我們同胞的血,絕對不能白流!」

「嗨!」

在領頭的話語下,其餘黑衣人加快了擺弄的速度。

(本章完) 「林大哥睡覺從來都是死死的,你就上去踢他兩腳,他還當做是夢裏挨商主任踢了兩腳呢,來吧,既然深更半夜的來了,肯定是有心了,就不要空手回去……」

「去你的,誰有心了!」

涵花打了張凡一下。

其實,也就是假裝拒絕。

到了這個地步,任何女人也是身不由己。

涵花擔心弄出動靜來,只好一動不動,咬着嘴唇。

海嘯過去后,涵花伸手輕輕的把枕巾扯過來,溫柔的替張凡擦去身上的汗水,在他臉上親了又親,然後附在耳朵上悄聲說道,「真沒想到……」

張凡得意的笑着,「你給我說實話,深更半夜的上來,真的是為了副司長那兩個人的事情嗎?自己就沒有什麼小小的打算?」

涵花掄起小拳頭,輕輕的在他肩頭上捶打着,「你真壞,佔了人家的便宜還要賣乖,不跟你好了,我回去了。」

張凡囑咐道,「對那個副司長還是要小心一些,他如果再鬧,你可以給他點厲害的嘗嘗,反正是被女人打了,他也不好意思向外說。實在不行的話,你再上來告訴我。」

涵花責怪地道:「我上來,被別人遇到怎麼辦?還不如你瞅個空子下去,誰會發現呢?」

張凡一想,也有道理,便幫她系好扣子,拍了拍相關部位,「去吧,下去以後別跟歐陽闌珊姐姐賣乖就好,不然她會找我算賬的。」

「你想的倒容易,我瞞得了嗎?我上來這麼長時間才下去,她早就猜想發生了什麼!再說,你看這頭髮都被你給弄亂了,臉上也是吻得一塌糊塗,怎麼能躲過歐陽闌珊姐姐的眼睛!」

「那你就跟她實話實說?」

「不實話實說怎麼辦?反正她要上來,我也攔不住,畢竟好幾天沒見到你的面兒了,闌珊姐姐一天到晚嘴裏離不開你,我看是想你想的厲害。」

說着,也念了一個咒法,回去了。

張凡渾身舒適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又偷偷看着岳林。

岳林還在呼呼大睡,打呼嚕的聲音時高時低。

張凡放心的笑了一笑,心想:

要是山喬這個時候悄悄的溜進門,我就是不睡也一定要裝睡,成全人家的好事。

想着想着,又笑了,心中不斷的回味着涵花的滋味,自己跟涵花姐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新鮮感卻是層出不窮,一點都沒有厭倦的感覺,反而是越來越愛她……看來肯定是前世有緣。

這樣胡思亂想着,漸漸的有些困意。

剛要入睡覺,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

歐陽闌珊!!!

果然來了。

我就說嘛,這個闌珊就是有這點「競爭」精神。

張凡在暗中笑了。

歐陽闌珊不像涵花那樣站在床邊兒,而是出了巽木宮之後直接就躺在身邊。

張凡警惕地向岳林那邊看了一眼,發現沒有什麼異常,便仍然用毯子蒙上兩個人的頭,明知故問地道,「你上來做什麼?」

歐陽闌珊賊兮兮的笑道,「涵花妹妹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話一出口,馬上便自我否定了,「我跟你說笑呢,我能像她那麼不懂事?畢竟我是姐姐。我就是上來跟你說點話,你剛剛和涵花在一起,我怎麼能不知道疼心疼你的身子呢?」

張凡心中有點感動,便湊上去,用鼻孔輕輕的聞了聞她髮際散發出來的清香,「聽說那兩個人很不老實?」

「給臉不要臉!不知恩的東西,要不是你把他們救了,他們早被大水給淹死了。」

「怎麼,鬧騰的很厲害嗎?」

「一天到晚嘮嘮叨叨,老是要出去,怎麼勸都不聽,大門如果不結實,早被他們給砸碎了。我好幾次想要揍他們,都被涵花給攔住了,涵花說沒有小凡的指示,我們不能輕易動手,你說氣人不?」

張凡想了想,看來兩個女人規勸沒效果,必須得自己親自下去才行。

可是現在非常不方便,如果自己現在下去的話,岳林如果醒來,發現自己不在房間里,肯定會鬧出動靜來;

再說,每次自己進到巽木宮,其實都是有相當大的風險的,畢竟,我進木星骰的時候,木星骰將獨自留在房間里——命運掌握在別人的手裏。

想了一想,「你回去對她說,就說我天亮以後肯定要找機會過去,有話找我說,讓他不要着急,最多一兩天肯定有船到海邊來接他。」

歐陽闌珊冷冷的笑了一下,「這個人現在都快瘋狂了,根本不會相信我的話,還是你自己下去親自跟他說一說吧,我看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手銬把這兩個人銬住才最安全。」

「好吧,」張凡又抬頭向岳林那邊看了一看,「林哥有起夜的習慣。我再等一會兒,看有沒有機會。」

歐陽闌珊點了點頭,準備離開,又有些戀戀不捨,心疼的道,「涵花妹妹剛剛走,你現在肯定很累的,要麼你就睡吧,睡好了再下去,我走了。」

張凡忽然有些過意不去,急忙抱住她,想要挽留住。

歐陽闌珊感激地吻了她一下,吃吃的笑道,「小凡,姐的寶寶,姐疼你都快疼死了。你對姐有這個心意就行,好好睡覺吧,姐走了。」

說着,也念了一個大咒不見了。

張凡躺在床上,想了半天,越想越希望去巽木宮看一看。

正要準備動身,不巧的是,岳林一覺醒來,坐了起來,起身去洗手間。

解完手,重新回到床上,卻不再睡覺,而是拿出手機翻看。

張凡抬頭看看窗外,天已經蒙蒙亮了。

既然沒有機會再離開,只好閉上眼睛睡了一個回籠覺。

張凡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了。

太陽從海面上升起來,照得大海紅彤彤一片,格外耀眼。

精神為之一振。

好像這難捱的日子要結束了。

張凡心情大好,抻了一個懶腰,起身去陽台上活動一下,看看山下的大水,已經基本褪去了,路上,已經有人在行走,只是道路沒有清理,無法開車。

。 「還是想念這個味道。」楊柳枝感嘆。

「那你以後就來我家吃不就行了,想想,我們分開住也好幾年了,我記得那時候,你最喜歡吃的不是蔥油拌面,而是雜醬面,尤其是一到周末,就拉著我去超市買五花肉,那段時間,整整胖了十斤。」

「還不是怪你,做飯那麼好吃,下次,我帶五花肉來,你再給我做一次雜醬面。」楊柳枝說著說著,就開始哭了,眼淚往下掉。

「你說你好好的結什麼婚,你結婚了,就便宜了那些臭男人,我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我不能再賴在你家裡,我還得要給你和臭男人騰時間,你怎麼就嫁出去了呢!」

葉靈吃完,好在陽陽也吃得差不多,她拉著陽陽離開餐桌,餐桌上,李歡正在安慰著楊柳枝,最純正的閨蜜情,還不是那種塑料。

「葉靈姐姐,李歡姐姐要結婚了,為什麼柳枝姐姐會哭呢?」陽陽不懂就問,結婚就要穿白色的公主裙,還有紅色的漂亮衣服,還有好吃的,還有糖,結婚應該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怎麼就哭了呢!

葉靈回答:「那是因為柳枝姐捨不得李歡姐,一旦李歡姐和安誠姐夫結了婚,李歡姐就是安誠姐夫的人了。」

!!!

陽陽震驚,急忙問:「葉靈姐姐,你以後也會結婚嗎?」

……額,這個問題,……嗯……

葉靈準備來一場善意的謊言,「我會等到陽陽你長大后,才會去想結婚的事情,結婚時件很大的事,要是沒有找到那個對我好的人,我是不會結婚的。」

「葉靈姐姐,我想永遠都不長大。」

「傻妞妞,沒有人可以不長大,你只有長大了,才能幫助葉靈姐姐,去看那個人是不是壞人。」

陽陽舉起小拳頭,一副要打壞蛋的模樣,「我要長大,我要保護葉靈姐姐,去打壞蛋。」

這件事就過了,吃完早飯後,楊柳枝開車,帶著幾人去了婚紗店。

「李歡,楊柳枝,你們來了?我剛剛還在想要不要打電話給你送去呢!」婚紗店老闆是兩人的大學同學,都是來照顧老朋友生意的,當然要照顧好。

「瞧你說的,我們當然要過來,怎麼能讓你送,對了,我的小花童來了,把裙子拿過來,讓她試試。」李歡笑著說,把陽陽推到前面。

婚紗店老闆叫人去拿,然後看向老朋友準備嘮嗑:「這就是你選的小花童,長得真可愛,你叫什麼名字啊?」

有人在身邊,陽陽不怯場,開口:「我叫陽陽。」

「你們都坐,要不要喝飲料,我這邊有咖啡機,來一杯?」婚紗店老闆誇完,又開始招呼人。

「行啊,兩杯。」楊柳枝坐下。

「唉~不是我說,李歡啊,你當初可是我們這些人中混的最好的,我們那時候一致以為你以後是要成為明星,走在電視屏幕上的。」婚紗店老闆拿了咖啡過來,說起了以前的事,那時候的李歡多耀眼啊,簡直就是她們學校最靚麗的姑娘,每天不知道又多少男學生送情書,送吃的,可偏偏李歡都看不上,這時候突然說要結婚,看男人的樣貌,倒是很好,卻不是有錢人,可惜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