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相信梁志成的實力,但這種高檔的KTV,他有點怕事情鬧大了他會吃虧,便道,「讓她把錢還給我就算了。」

梁志成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我早就和你說過,這種地方的女孩子水深的很,不要和她們談感情。錢她當然要還,她有什麼理由拿你的錢?我問你,你想摸她哪裏。」

小波道,「真的算了。沒意思。」

梁志成也看出來小波有點怕,他轉頭看着身邊的佳麗,「你表演一下高山流水。」

佳麗聞言臉色也有點不好看,倘若大家一起玩遊戲,表演一下是應有之義,但這種氣氛,梁志成讓她表演,她覺得有點受侮辱。

梁志成一下子站起身,伸手指著那個佳麗,咆哮道,「我告訴你,老子生氣了六親不認,連我爸我都會打。連你也在我面前裝,信不信我今天一巴掌打死你。」

佳麗嚇了一跳,不敢忤逆梁志成的意思,開始表演。

她站起身,把上面的衣服全部解開,端起一杯啤酒從自己的高聳上面倒下去,梁志成則是拿個空杯子在高聳下面接住。

飲完一杯高山流水,梁志成看着李小藝,「我和你說,現在到你了。你今天要是不表演,就算你是一個處我都要把你辦了。」

李小藝身子繃緊,看起來格外緊張。

這個時候,經理滿臉笑容進入包廂,上前就給自己倒酒,舉杯對梁志成道,「梁哥,梁哥,你聽我說,這個女孩子第一天來這裏上班,是楊總親自帶過來的。我還沒有來得及培訓她,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我向你道歉。」

梁志成道,「那更好,我叫再興過來,看他怎麼說。」

說完梁志成就給楊再興打電話。

不到五分鐘,楊再興滿臉笑容進入包廂,他單獨對梁志成點了點頭,然後臉色就嚴肅起來,「怎麼回事?」

梁志成身邊的佳麗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楊再興臉上笑容一下又綻放出來,給自己倒了杯酒,對梁志成道,「老弟,今天除了是她,任何一個佳麗出了問題,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不過這個小女孩今天確實是第一次過來,而且是我帶過來的,肯定放不開。你給哥哥一個面子。今天她的小費不要給。」

楊再興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梁志成也不好說什麼,舉起酒杯,並不飲下。

他只是轉頭用不甘的目光看着李小藝,「我告訴你,今天如果不是我哥哥出面,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你。」

李小藝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她緊咬牙關,滿臉倔強。

「你還不服氣啊?」梁志成一下子又火了,一杯酒全部潑在李小藝臉上。

小波幾人心中微沉。

能夠經營這麼大一家KTV,楊再興肯定也有實力,梁志成一點面子不給人家,搞不好會出事。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楊再興依舊是滿臉笑容,立即上前擋在梁志成和李小藝中間,對梁志成道,「老弟,怎麼這麼傻,你是什麼身份,和一個小女孩子計較什麼,快坐下。」

梁志成這才坐下。

李小藝再也忍不住了,捂著嘴巴衝出包廂。

由於李小藝是低着頭的,跑的又太快,剛剛衝出去,就撞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那個男人就要生氣,看清楚李小藝的樣子后,臉色微變,「小藝,是你?」

李小藝抬起頭,這才發現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貴族學校王梓萌的追求者,王光輝。

看見李小藝一身的酒,明顯是受欺負了,王光輝一下就炸了。

且不說李小藝是王梓萌的閨蜜,他又在追求王梓萌。單單就憑他和李小藝是同學,今天的事情他就不可能坐視不理。

他一把拉住李小藝的胳膊,面色陰沉,「小藝,怎麼回事?」

李小藝道,「沒事。」

王光輝用力抓住李小藝的胳膊,把李小藝拖進包廂裏面,雖然包廂裏面人很多,不過他一點不懼。

他一進去就大吼,「草你媽的,誰欺負小藝了,自己站出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王光輝的身上。

楊再興看見王光輝,有些意外,主動招呼,「光輝,你怎麼來了?」

王光輝看見楊再興也在,更加火大,幾步上前,毫無預兆一巴掌甩在楊再興的臉上,「姓楊的,這一巴掌先賞你。你最好祈禱沒有發生什麼事,否則我封了你這家店。」

…… 但秦楓不會就此服輸,他依舊有著諸多手段,寶物不行,那就施展秘法,爆發肉體之力,激發三大靈體,甚至還有傀儡與控獸。

他一邊繼續催動凌天劍攻擊,一邊向前衝去。

「吼!受死!」龍霸喝道,揮拳而出,發出陣陣呼嘯之聲,一道龍影隨之撲出,散發出恐怖的威勢。

「轟隆!」

秦楓雙臂轟出,將肉體之力全面激發,爆發出仙獸之威,將那龍影打爆。

見狀,龍霸心驚不已,對於秦楓的力量有了深刻的認識,不敢小覷,全力應對。

而秦楓已然衝到近前,激發秘法,提高戰力,又依靠強橫的肉體之力,展開近身搏殺。

龍霸卻也不簡單,肉體之力同樣不弱,堪比六品荒獸,但他擁有龍族血脈,在這危急時刻激發,透著一絲龍威,竟是將肉體之力強行提升到了高品荒獸之境。

但高品荒獸面對仙獸級別的力量,終究是不夠看,龍霸難以抵擋秦楓的攻擊,身上出現了傷勢。

他怒吼連連,口中發出宛如龍吟般的吼聲,聲勢驚人,身後浮現黑色巨龍光影,兇悍無比,不懼傷痛,與秦楓一陣激斗。

蓮婷公主也沒有閑著,在旁伺機攻擊,同樣給龍霸帶來不小威脅。

龍霸獨斗二人,終究是落入下風。

但他沒有絲毫懼意,激發秘法,竟是化身為一頭黑龍,力量再度激增,勉強堪比一品仙獸,攻防一體,頗為恐怖。

秦楓爆喝一聲,身上金光大放,揮舞著凌天劍直撲上去,與之一陣拼殺。

蓮婷公主激發淼靈體,打出一滴滴水珠,卻宛如可怕的子彈,落在那黑龍身上,留下一道道血印。

三人戰作一團,各展神威,斗得激烈不已,四周海水一陣翻滾,化為陣陣亂流。

龍霸接連遭創,傷勢越發嚴重。

原本他是一重天巔峰靈仙,氣勢驚人,自忖足以應對秦楓二人,可現在卻是傷痕纍纍,頗為危險。

他終究是有些怕了,不敢繼續斗下去,心生退意。

龍霸施展秘法,阻擋秦楓二人,身形則是向後方快速掠去。

察覺到對方有了退去之意,蓮婷公主叫住秦楓,沒有追擊。

秦楓眉頭微蹙,剛才一戰,可以看出龍霸實力極強,下次若是單獨遇到,在這被壓制的情況下,想要取勝有些麻煩,而此時正是擊殺的最好時機。

蓮婷公主自然明白秦楓的想法,來到他身旁,說道:「海皇聖尊曾留下規矩,在此地可以競爭,但不得下殺手,若是強行殺了他,將會引來海皇聖尊的威壓,到時便寸步難行,甚至會被過於強大的威壓滅殺。」

「原來如此,那隻得便宜他了。」秦楓點點頭,有些無奈,但他知道所謂的不得下殺手只針對海妖,若是有人殺了他,絕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龍霸已經重傷,短時間內無法痊癒,難以再對我們構成威脅了。走吧,獲得海皇聖尊的傳承才是此行目的。」蓮婷公主說道。 「怎麼了洛溪?還有你約不出來的人嗎?」

伍思恬打趣地看著李洛溪,然後笑著說:「我不跟你開玩笑呢,我的樂隊真的需要一名主唱,你這個朋友的唱功真的太好了,幾乎是我認識的所有人裡面最好的,就是不知道長得怎麼樣,要是是個帥哥的話真的就是太完美了。」

伍思恬嘻嘻笑著拍了拍李洛溪的肩膀:「洛溪,有這個主播的照片嗎,我看看長啥樣?」

李洛溪搖了搖頭,這個她還真沒有,而且葉飄的朋友圈設置了一個月可見,這一個月可見的朋友圈中沒有他的自拍照。

「你會幫我的吧,我可是找一個合適的主唱頭髮都要找白了,你要是能幫我這個忙,改天我把家裡所有的化妝品,你要什麼我就送你什麼,全部免費的哦。」

伍思恬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李洛溪再怎麼地也要給她個面子了。

「好吧,小伍,我試試吧,但是我不保證一定能夠把他約出來,而且約出來之後也不一定保證他就會答應你。」

李洛溪想了想說道,其實她很想拒絕伍思恬,但是向來不知道怎麼拒絕朋友請求的她,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去拒絕。

「哈哈,太好了,洛溪,看來我的樂隊主唱很快就要有著落了。」

看著伍思恬開心地跑回自己的床上,李洛溪心中反而有些莫名的煩躁感。

而這邊,葉飄的一首歌唱完,給他再次贏得了超高的人氣。

「主播,你能再唱一首嗎?太好聽了。」

「主播應該去參加華夏好聲音,一定能夠獲得的優異的名稱。」

「主播去參加選秀的話,我第一個為你打call。」

一時間火箭就刷刷地在葉飄的屏幕中飛了出來。

而這邊的李洛溪和葉飄聊了幾句之後,發現葉飄還沒有匹配到人,這時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一句:「大神,你能帶我飛嗎?」

對於李洛溪的請求,葉飄當然是鐵定答應的,不說別的就沖李洛溪那一個月要花18萬的超級皇帝,葉飄都有義務帶著洛洛飛幾把。

於是葉飄取消了尋找對局,等了一會兒之後,洛洛在艾歐尼亞註冊的新號就登上了遊戲,加了葉飄的好友。

名字也叫洛洛帶我飛,不過等級只有15級。

洛洛進入隊列之後,葉飄發現她竟然罕見的開啟了語音。

這個洛洛還真難得啊,竟然開了語音。不過李洛溪沒怎麼說話,葉飄聽不到那裡的聲音,估計是點了按鍵說話。

一進入隊列之後,這個洛洛帶我飛就引起了觀眾的注意。

「這個妹子難不成就是剛剛那個皇帝大佬不成?」

「我艹這就跟我葉神勾搭上了?我趙日天不服。」

「你不服也沒用,人家富婆一個月願意花18萬開一個皇帝,你願意嗎?」

「葉神也開始帶妹了啊,別翻車了喲,我還記得上次大死馬帶妹暖暖,結果碰到葉神翻車了,這回可別劇情重演了。」

李洛溪進入了葉飄的隊伍之後,暖暖那邊的遊戲也結束了。

只見在飛魚的另一個直播室中,暖暖正開心的關閉了遊戲界面。

屏幕上大大的一個紅色的勝利字眼,讓她心情愉悅無比。

主要這把對局她是自己一個人玩的,沒有叫人開黑,所以才打了這麼久,能夠贏下這邊比賽她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實力。

「小可愛們就別說暖暖菜了,你看我不是贏下了比賽了。」暖暖一臉得意的在攝像頭面前說道。

「技術主播認證無疑。」

「我暖好厲害,不知道對面的摳腳大漢知道自己被暖暖大小姐打敗了會作何感想。」

暖暖贏了這把比賽之後,彈幕中都開始風風吹噓去她來了,這讓暖暖大小姐一陣受用。

正在暖暖直播的時候,突然幾個超級火箭就從她的直播間中竄了出來。

「哇,風少來了,風少來了。」

只見10個超級火箭之後,暖暖的房間出現了超級皇帝進場的畫面。

一個叫做梅場主風少的粉絲進入了暖暖的直播間。

經常看暖暖直播的人都知道,這個叫做梅場主風少的粉絲可是暖暖直播間中的兩個常駐皇帝之一。

這個梅場主風少是4個月前來到暖暖直播間中的。剛進來沒有多久就在暖暖的直播間中開通了一個皇帝,而且經常是各種禮物滿屏幕的送。

一時間就引起了暖暖的注意。

這個風少在4個月當中差不多給暖暖都快送上來將近百萬的禮物。

眾粉絲紛紛猜測這個風少的家裡到底是幹什麼的,也許真的如同他的名字一樣是個煤場主。

這個風少對暖暖的心意,整個直播間都是有目共睹的。光是刷禮物就刷到快百萬了,要是說這個風少對暖暖沒有點想法那肯定是沒有人信的。甚至有傳言說暖暖都和這個風少約過幾次了。

不過這種傳言從來沒有得到過暖暖的親口承認。

梅場主風少進入直播間之後,就開始在屏幕中發了一行彈幕。

「小暖,咱們一起雙飛一把啊,我帶你。」

暖暖看到梅場主風少的要求,在電腦前點了點頭。

「好啊,風哥,你要帶人家贏哦。」

作為一個連續開通了4個月皇帝的粉絲,他有這個這個特權讓暖暖陪他打遊戲。

況且他遊戲玩的也不差,電一區的王者,這樣的水平帶暖暖怎麼都足夠了。

「唉,真羨慕,土豪有錢真任性,想和暖暖打遊戲就打遊戲,想聽暖暖嚶嚶嚶就嚶嚶嚶,說不定還能來點別的。」

「呵呵,樓上可真酸,你要是有錢你也可以這樣。」

梅場主風少進入直播間之後,就直接讓暖暖和他一起玩遊戲,看著自己平日里高不可攀的女神,在土豪的一句話之下就被叫走一起遊戲了,直播間中那些普通觀眾們不僅心裡一陣酸溜溜的。

暖暖很快就邀請梅場主風少進入了隊伍中,梅場主風少的遊戲ID也叫做梅場主風少。

而暖暖的名字則叫做暖暖與冷冷,因為冷冷是原本她想要用的藝名之一。

最後,在暖暖與冷冷兩個名字中,她選擇了暖暖。 龍脊和楚一鳴堪稱難兄難弟了!

誰也沒想到,凱恩不聲不響,已經半步聖階,戰力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