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辦公桌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略作停頓,肖雲接起電話。

「部長您好,您現在忙嗎?」

下一刻電話里傳出聲音。

「小秦?怎麼了?你那邊是不是碰上了什麼問題?昨天的事情我已經給相關部門打過招呼!」

一聽是秦川,肖雲神色微動。

自從文化團晉陞副部級單位之後,秦川的地位也隨著水漲船高,有事情都是直接給部長彙報。

「部長,不是昨天的事情,而是之前宣傳部的那個反腐項目!」

秦川說道。

「反腐項目?怎麼了?」

肖雲有些意外,這應該是文化團第一次請示專業的項目問題。

「部長,我們這邊找了幾個劇本,其中有一個特別合適,但裡面涉及到了領導級別可能會比較高……就想請示一下敢不敢拍?」

「不敢拍?還有你們不敢拍的?涉及到了那一個層級的。」

肖雲錯愕。

文化團可是副部級單位。

「難道是正部?」

驚詫之餘他隨口又問道。

如果涉及到的是正部的話,的確要給部門裡報備一下。

「部長,是副國!」

「啊?副國!」

肖雲直接愣住。

他真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話說,龍國目前的反腐劇能涉及到廳局一個層級已經很不容易,好嘛,結果文化團的這個竟然直接涉及到了副國。

「部長,這個本子真的很棒,我可以保證拍出來后絕對有很好的警示作用。」

這邊,未等肖雲再說,秦川實話實說。

昨天晚上自從看了這部劇之後,再看其他的老感覺差些意思,於是才給部長打了這個電話。

「這…..小秦,要不這樣,我打電話問問宣傳部,再讓那邊問問上邊的領導。」

沉默片刻,

肖雲說道。

話說這種事的影響真不小,他還做不了主。但誠如秦川所說,如果這部劇能拍出來的話,絕對會在社會上引起不小的反響。

「那就麻煩部長了。」

「沒事,有消息我給你打電話。」

「好的,部長!」

啪!

掛了電話,肖雲靠在椅背上沉默片刻才自語了一句,「副國級……其他單位估計想都不敢想,也只有文化團感想!」

說罷,

他深呼了一口氣,隨即拿起了手中的電話播通了一個號碼。

……..

煤礦文工團,團長辦公室,

就在秦川這邊和上一層面的領導開始確定劇本的時候,煤礦文工團團長楊興也正和副團長張青商量著這個項目。

他們的面前還放著一個剛剛列印出來的劇本。

「團長,這個劇本怎麼樣?」

張青問道。

現在他已經是煤礦文工團的第一業務副團長,項目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他來負責。

「剛看了一下,是不是劇本里涉及到的級別有點高?」

微微一嘆,楊興說道。

「級別有點高?正廳高嗎?」

張青再瞥了一眼劇本。

這已經是第個版本了,如果連正廳都高的話,整個劇本又要推倒重來。

「高!真的高!因為我們單位就是正廳級單位,如果這個本子讓文化團來拍的話肯定沒問題,他們的級別更高!」

楊興搖了搖頭。

昨天晚上他打電話的時候,鐵路文工團那邊本子都已經定了下來,

他們的劇本里涉及最高的才是一個副廳,全總文工團那邊更為保守,只涉及到了一個正縣。

「那…..」

張青猶豫。

「改吧,總比到時候拍出來最後不過審要強的多。」

楊興很是肯定的說道。

「行,那我再給話劇部那邊說說。對了,團長,你說文化團那邊的本子最高會涉及到那一層?」

收起劇本,張青忍不住又說了一句。

反腐劇就是這一點難。

「我估計最高就是個廳吧,當然,以小秦的性格說弄個副部也說不準,不過肯定不會再比這個高。」

楊興很是篤定的回道。

「也是!」

「老張,趕緊讓他們去改,海台影視城那邊現在缺項目,急需要我們的隊伍過去充人氣。」

「嗯!」

……..

其實楊興已經很大膽了,但他還是沒猜的文化團的項目里涉及到的級別會高一個他都不敢想的地步。

不知不覺到了下午時分,

海台影視城,秦川坐在了電腦前,開始啪啪啪的敲打起了鍵盤,就在剛才,

他接到了部長肖雲的電話。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經過顧錦枝日夜研究,成衣鋪子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品,不僅布料用的是上乘,色搭跟款式也是京城一絕。

因為顧錦枝包攬了選美大賽的所有事項,包括服飾,故而那些京城鬼女,凡是參賽的都可以來量尺寸,定製服飾。

於是成衣鋪子一時間被人踏破門檻,顧錦枝派人細細記錄下大家定製需求,並且針對性給出意見,大家又看了成衣鋪的新料子,由於顧錦枝聯合禹鄉紡織鋪一對一供貨,所有布料全部都是江南時興的最新款,貴女們都愛不釋手,除卻定製比賽服飾,還多挑選了其他花色款式裁衣。

沒等比賽開始,服裝鋪子在京城中就漸漸有了名氣,甚至傳到了皇宮裏,公主們都鬧着想去服裝鋪子瞧瞧,但皇上一直不肯讓她們出宮,可將她們氣壞了。

選美大賽的一切事務顧錦枝早就交給了杏兒,顧錦枝倒是一點都不操心,不過選美大賽還是如約而至。

大賽有序進行着,顧錦枝始終淡淡的坐在原地,時不時捏一顆葡萄,喝口茶什麼的。

貴女們身上穿着各式各樣的衣服,都是出自顧錦枝成衣鋪子,所以顧錦枝此時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驚訝,只覺得一眼望過去十分無趣。

貴女們的作品也都不出乎意料,無非就是琴棋書畫四樣,完全沒有創新,顧錦枝看着面前的人打了個哈欠。

「主子,主子,醒醒!」後面的杏兒看見自家主子在瞌睡,不由得有些着急,但是低聲呼喚她,她又聽不見,可把杏兒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注意到顧錦枝的不只有杏兒一個人,長公主她們都看見了,卻誰都沒說出來,尤其是長公主,甚至還寵溺的笑了笑。

或許是這一幕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激起了有些人的不滿吧!

就在一人結束之後,顧錦枝忽然覺得一陣推力將她推了進去,顧錦枝一時不察,被推到了台上,她頓時就清醒了!

「郡王妃也要參加選美大賽?」皇后笑着問。

長公主有些吃驚,她並沒有聽顧錦枝說要參加選美大賽,也沒看到她做啥準備。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她暗暗咬了咬后牙槽,看着剛才自己所在的方向,根本就看不出來到底是誰推的自己,既然你這麼希望我出醜,我怎麼能辜負了你的好意?

說着,顧錦枝就大方的笑了笑,「錦枝會一點點,若是錦枝跳的不好了,還請皇後娘娘莫怪罪!」

「不過就是比試一番罷了,無需多禮!」皇后擺了擺手,給顧錦枝一個台階下。

接着顧錦枝跟琴師說了半天,琴師才算是明白了顧錦枝的意思,古怪的看了顧錦枝一眼,但還是照着顧錦枝的吩咐做了。

剛開始的時候,琴聲乍起,顧錦枝也隨着琴聲慢慢伸展着身體,忽而琴聲變得緊湊起來,顧錦枝也隨着琴聲打出一套套招式。

若是有跟顧錦枝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在此的話,定然能夠看出顧錦枝此時打的正是太極,只是她加入了舞蹈元素,所以看起來既有柔美又有韌性,極具美感,讓人挪不開眼睛。

原本希望顧錦枝出醜的人看見顧錦枝在台上大放光芒,不由得攥緊了手心。

就在顧錦枝跳到高潮的時候,杏兒看見一個人影偷偷摸摸的往台邊上挪去,杏兒臉色一黑,跟了過去。

那人正想將自己那串珍珠手鏈扯開的時候,卻被杏兒一把抓住了。

見計劃敗露,那人將手從杏兒的手中抽走,立馬溜走了,杏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人已經走遠了。

看着那人離開的背影,杏兒的眸色暗了暗,像是想到了什麼。

顧錦枝最終還是完整的將舞跳完了,琴聲結束的那一刻,在座的人都忍不住為顧錦枝鼓起掌來。

顧錦枝笑了笑,「多謝各位喜歡,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我身上穿的這件衣服,這便是我們軒衣閣的鎮店之寶,僅此一件,絕無重複。我們軒衣閣做衣服只做一件,樣式不重複,新品不斷出,大家若是有看上的到時候別忘了來捧場!」

說完這話,顧錦枝又看了眼皇后,皇后的眼中也露出了艷慕之色,若是她也有這麼一個聰慧的女兒就好了。

「不錯,軒衣閣的衣服確實不錯,眾位都可以去看看,反正看看不花銀子不是?若是覺得好了再出銀子。」皇后也笑着搭腔。

皇后都開了口,想必是一定很好了,於是貴女們都紛紛將軒衣閣這個名字記在了心間,不知道軒衣閣的如今也算是知道了。

表演完,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顧錦枝便下了台,剛一下台,臉色就黑了。

杏兒心領神會的湊到顧錦枝身旁,小聲在顧錦枝耳邊說着什麼,聽杏兒的一通描述,顧錦枝心中也大致有了數,顧容如此陷害她,無非就是覺得自己擋了她的路。

就在這時,顧錦枝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向顧容的位置。

恰巧不巧的,夜祁玄在這時看了過來,兩人四目相對,夜祁玄的眼中帶了些侵佔欲,讓顧錦枝有些不適應。

顧錦枝微微點了點頭,便將自己的視線挪了過來,但夜祁玄一直大咧咧的看着顧錦枝,並沒有顧忌什麼。

杏兒見了直皺眉頭,「主子,三皇子為何盯着你不放?」

「別理會就是了!顧容不在,怕是今日沒來!你是不是看錯了?」顧錦枝皺了皺眉頭,剛才分明就沒有看見顧容。

但是杏兒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杏兒看錯誰也不會看錯她!」

那顧容去哪了?難道是見她沒出醜,生氣的離開了,顧錦枝心中如此念著,臉也跟着黑了起來。

正在顧錦枝這麼想着的時候,下一個上台的人居然就是顧容,她沒注意到夜祁玄往這邊靠來。

看着顧容那張跟她神似的臉,台下的人都在猜測顧錦枝跟顧容之間的關係,顧容倒是也不介意,明明聽見了議論的聲音,還是溫柔的笑着,看向皇后。

「今日臣妾想跳一首驚魂曲。」這是個戰場上的曲子,一上場曲子便格外的激昂,但是顧容學舞時間不長,跳起來沒有一點驚心動魄的感覺,柔美倒是有,還算過得去,看樣子花了一番功夫。

但三皇子一直盯着顧錦枝,沒注意到台上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