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時間還早,離十二點還有點距離。

他可不想把事情往後拖,繼續勸道:「再來一個唄,還沒到睡覺時間。」

吳雲像看傻子的一樣看向丁飛宇,說道:「我做這麼多菜,你吃得完嗎?」

「……」丁飛宇無語。

太激動了,都忘記了這一茬。

他想了一會,說道:「我肯定吃不完的,不過,不是還有韓東嗎?讓他帶他同學過來,我們請他吃,賣他個人情也好。」

「你又在打什麼歪主意吧?現在都這麼晚了,還叫別人過來。」吳雲玩味地看著丁飛宇。

丁飛宇哈哈笑了起來,說道:「你還真挺聰明的嘛,我的確有點事想請他幫忙,就當我借花獻佛了。」

吳雲甩甩手臂,搖頭說道:「我才懶得管你的那些私事,我跟你說,我今天是怎麼都不去炒菜了。就這樣吧,你把剛做的菜全部消滅了再說。我先去洗澡了。」

說完,扯下圍裙,往洗手間走去了。

丁飛宇嘆了一聲,撥通韓東的電話:「喂,韓東,現在有空嗎?」

「有空,啥事?」韓東這麼晚接到丁飛宇的電話,顯得有點意外。

丁飛宇笑道:「也沒啥事,就是今天菜做多了點,想請你吃個夜宵。」

韓東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個時間點,我可能不方便。」

丁飛宇自然清楚他指的是什麼,繼續說道:「你也別跟你女朋友煲什麼電話粥了,你直接帶她出來,就說請她吃夜宵。我們不收你錢的。」

「讓我想想,等會學校快關門了。」韓東說道。

「關什麼門!又不是沒見過你大半夜才從外面回來的。」丁飛宇說道。

韓東尷尬地咳了兩聲,憨憨說道:「好吧,我現在就帶我女朋友過去。」

「好,快點過來,等會菜涼了就不好吃了。」丁飛宇說道。

他還真擔心菜放久了,味道就變了。

韓東也算是有速度,很快就帶著一個女孩過來了。

那女孩,丁飛宇其實也見過,就是上次吃龍蝦的那個。

妝畫得有點濃,人倒還是挺有禮貌的,見到丁飛宇就笑容滿面地說道:「老闆,晚上好啊,我們又見面了。」

「你好,我們又見面了,你們請坐。」丁飛宇示意兩人坐下。

韓東紳士般地幫女孩拉椅子,見女孩坐好后,說道:「他們這裡做的菜不錯的,來之前,我已經讓他們做了他們這裡的招牌菜。」

說完,抬頭朝向丁飛宇,「是吧?老闆!」

「對對對,菜已經做好,你們稍等片刻,我去端菜出來。」丁飛宇點了兩下頭,轉身進了廚房,把菜端了出來。

香飄滿店。

女孩驚喜地說道:「哇,聞起來挺香的,這叫什麼菜啊?」

「這叫……」丁飛宇也犯難了。

那吳雲壓根就沒告訴他這菜名。

胡亂說一個,好像也不大好。

不過,他腦瓜子轉得快,說道:「這是我們新推出的招牌菜,菜名還沒定。」

「哦。」女孩點點頭。

韓東取過筷子,掰開,遞給了女孩,說道:「管它叫啥,好吃就行。」

「也對。」女孩很自然地接了過去。

丁飛宇轉身把剩下的菜也端了出來。

韓東兩人狼吞虎咽,瞬間把碟子清空了。

「這下子不知又要跑多少公里,才能把肚子減下去了。」女孩拍著肚子說道。

「沒事,我陪你跑。」韓東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兩人都很開心地笑了。

「也不早了,我們買單回去吧,順便散散步。」女孩說道。

「好。」韓東點了點頭,「我去買個單。」

說完,離開座位,來到了丁飛宇跟前。

丁飛宇按著計算器,也沒接韓東的錢,小聲說道:「你明天還過來,我們再請你吃。」

「這……不好吧。」韓東摸著腦袋,嘴角帶笑,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 []

第1890章

楚琉影本就修為不低,且當初他被雲藏攻擊,丟了命,是臻兒用鳳凰神力救了他,所以這一次他神志被毀,且沒有成為徹徹底底的痴傻之人,而魔醫口中的那股保護了他的力量必然是鳳凰神力。

所以一切都還有救。

「你要配合治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臻兒去了哪裏,她怎麼樣了?!」

蕭鳳棲比誰都着急,但他卻強逼着自己冷靜。

這一句話落下,似乎是其中的臻兒真的觸動到了楚琉影,他瘋狂掙扎的身影瞬間一僵,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費力的抓住蕭鳳棲的手,「救,救她死她啊」

只說了幾個字,便已經頭痛的要炸開了,捂著頭在地上翻滾。

蕭鳳棲在楚琉影短暫清醒的時候一顆心都提起來,只恨不得楚琉影立刻將所有的消息說出來。

但他現在只清醒了一息之間,便痛苦不已。

魔醫趕緊上前,而楚琉影卻因為劇烈的頭痛而徹底昏死過去。

「救人!」

蕭鳳棲下達命令。

可他周身好冷。

楚琉影說,救,救她。

是讓他救臻兒。

死,什麼死?

他不敢胡思亂想,只是臉色依舊不好看。

天色已經沉了下來,山中的猛獸偶爾發出幾聲嗚鳴之聲,他眺望着黑夜,企盼著有人告訴他一個真相。

「殿下,晚膳做好了,您去用一點兒吧。」

季瑄看到了蕭鳳棲這般模樣,心裏難受的不行,他們的殿下表面上看着像是很平靜,但所有人都知道,暴風雨快來臨了。

他們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來到神族,是為了接夫人回去。

可夫人似乎出了意外,不記得所有人了。

失憶了,但人還在。

所以這是殿下還能冷靜的原因。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本君不餓,你們先吃。」

他道。

「殿下,身體要緊,您本就長途跋涉,連好好休息都不曾,在這樣下去您就垮了,殿下,別忘了夫人還在等我們,還有小殿下和小公主也在等您和夫人。」

季瑄痛聲勸慰。

這話觸動到了蕭鳳棲,他沒在說什麼,卻也抬腳去用了一碗湯。

隨即就去看楚琉影。

他被安置在帳篷里,頭頂上插滿了銀針,魔醫正在救他。

但看銀針顫動,他的額頭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

甚至眼皮都在翻動,像是想費力的睜開眼。

「殿下,楚公子體內的那股力量似帶着癒合的作用,在一點一點修復他受損的神識,加之楚公子意識強大,非常的想醒過來,老臣這邊以銀針刺穴之法救治,加之湯藥輔助,最快三天楚公子會蘇醒過來。」

三天。

太長了。

他甚至一天都等不了。

他已經帶人靠近了神族地盤,甚至跟神族的人動了手,那麼多耽誤一天就要更多一分困難,帝翎一定也在部署。

他會拿出全部的力量來阻擋他進度神族,帶走臻兒。

但他知道急也沒用。

臻兒失憶,以死相逼,他不敢冒進。

「好。」

最終,蕭鳳棲也只是說了一個字。

但誰都沒想到,楚琉影在次日便睜開了眼[] 「咦?你認識我爸媽?」

閻蟬微微詫異,轉念之間,又釋然一笑,「我差點忘了,你可是風鈴的首領,聽說過我爸媽,倒也正常。」

畢竟,風鈴跟閻羅殿,都是殺手組織。

一個排名第一,一個排名第二。

鳳儀聽說過她的父母,根本不值得奇怪。

鳳儀微微頷首微笑,「我不但認識他們,還跟他們很熟!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沒想到,一眨眼的功夫,你已經長成大姑娘了!你要不信的話,可以給閻崇打個電話。」

「我偏不打!」閻蟬撇撇嘴,冷哼道:「想讓我爸來替你求情是吧?沒門!我管你跟他們熟不熟,敢動我男人,就別怪我不客氣!」

鳳儀搖頭一笑,「你這脾氣,倒是跟你媽一模一樣。」

「我不想跟你在這裏浪費時間!」

閻蟬不耐煩的看着她,臉上露出惡魔般的笑容,「我只問你一句,你是要坦白的交代,還是要我給我施蠱?」

鳳儀跟自己的爸媽是什麼關係,閻蟬一點都不關心。

她只知道,這個女人,之前想要自己男人的命。

而且,還有幕後主使還沒有找出來。

所以,她必須撬開這個女人的嘴巴!

「老實說,對於蠱術,我很忌憚。」

鳳儀臉上重新恢復平靜,突然又話鋒一轉,「不過,相對於生死來說,什麼痛苦,都不重要!所以,你可以動手了。」

說完,鳳儀再次閉上眼睛,做好承受人和痛苦的準備

她的臉上,看起來一片淡然。

唯有那隱隱顫抖的眉毛,讓林羽知道,她並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

她的平靜,只是做給他們看的而已。

這是她無聲的挑釁!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閻蟬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聲道:「希望你能繼續嘴硬下去!要是你一下子就招了,反而會讓我覺得沒意思。」

說着,閻蟬立即從身上掏出一顆紅色的藥丸遞給林羽,示意林羽給鳳儀吃下去,又笑嘻嘻的說道:「這顆藥丸裏面的蠱蟲叫噬心蠱蟲,蠱蟲不會要的命,但卻能讓你感受到萬蟲噬心的痛苦,希望你能堅持久點,別讓我失望!」

鳳儀聞言,臉上依然一片平靜,唯有睫毛不停的顫動。

看樣子,她是知道噬心蠱的可怕的。

林羽微微一笑,紅色藥丸送到鳳儀的嘴邊。

然而,鳳儀卻死死的咬住牙關,根本不肯張嘴。

林羽自然不會憐香惜玉,直接捏開鳳儀的嘴,將紅色藥丸送入她的嘴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