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潛力也是最大的,就是因為這些,他才覺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才有些漂了,看不起現在廢物的凡楊了,他沒有想過凡楊是為什麼而廢的,只知道現在的他比凡楊修行要厲害,雖然凡楊還有一個王境的廚師證。

但是這個證對他來說,完全是沒有用的,因為在這個主流修行的世界,這些副職就是用來玩的,打發時間的,就像興趣班一樣的存在。

就在那人想說什麼時,突然莫白驚呼道:太過分了,居然敢封凡楊的直播間,這些個平台還真是有些欺負人了呢!

莫紫一聽到凡楊二字,立即放下手上的水果,直接打開手機看了起來,當他們看到凡楊因為直播間的人太多而被封時,一下有了太陽狗的感覺。

「這樣的理由,別說他們了,就算是幾歲的孩子都不相信的吧!」不過他們正在想如何幫凡楊出氣時,突然發現了有人說到天網的事情。

於是莫白立即下了一個天網的APP,打開后,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笑着說道:看來老天對凡楊同學還不錯,居然轉移到了這樣的一個平台,自己必需得支持一下,不然對不起這個同學的身份,吃了這樣多的好東西,如果沒有一點表示,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就在同學們想問莫白髮生什麼事情時,這時狗子從廚房走了出來,然後說道:對不起了各位,剛才出了一點問題,小主人處理這些事情去了,現在才開始要做飯,如果你們無聊的話,可以打開客廳的投影。

這裏可以看直播小主人做菜,也就是給你們做的菜,相信你們看了一定也會喜歡的,對了如果你們不覺得麻煩的話,可以下一個天網的APP,這可是一個功能很強大的平台,好了,我該說的都說了,你們繼續。

看着狗子說完話後轉身離去,他們都面面相覷,因為他們感覺狗子的氣勢太強了,就算是陳明都感到很大的壓力,這還是狗子沒有特意釋放的結果。

這下他們都一下安靜下來了,本來還有些看不起凡楊的同個孩子,現在都安靜下來了,這凡楊家的狗太可怕了,感覺比他們家裏人還可怕。

從來都沒有想過,一隻狗居然會有這樣強,本來以為最多就是一隻地境或者說天境的狗子,結果他們感覺王境的好像都不夠這樣的氣勢。

這隻狗他們是見過的,只是當時全讓凡楊吸引去了,加上當時情況特殊,狗子沒有動用實力,所以他們都不知道狗子居然這樣厲害。

看着大家一時反應不過來,陳明有些失望的看着這群學生說道:你們現在知道凡楊和你們之間的差別了吧!你們隨着自己實力的增漲,慢慢的迷失了自我,覺得凡楊也只是那樣,可是你們真的了解凡楊嗎?

並且你們忘記凡楊救你們的事情了嗎?別人沒有要求你們記住,可是你們就不該記住了嗎?你們今天的成就都是人家凡楊給與的,你們有什麼資格在人家前面得瑟,說句不好聽的,光是剛才那位,如果你要滅你們這些個家族,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而那位卻是凡楊的寵物,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還有,你們這些沒有見識的傢伙,凡楊招待你們的可都不是凡物,你們還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啊!

莫紫也有些看不慣那些人,雖然今天沒有說話,但是對這些人早就看不順眼了,現在陳明都說了,她也不好在說什麼,只道:不過現在水果什麼的是沒有了,不過水還是有的,你們快喝了吧!我們實在喝不下了,不然是不會給你們留的,要知道這可是生命之水。

「什麼,你說這水是生命之水,不會吧!那傳說中的生命之水嗎?」

差不多吧!不過讓凡楊加了一些別的東西進去,所以不算完全的生命之水,但含量還是很高的,你們如果在不喝的話,效果可能就會減少很多了,我勸你們還是不要說話了,喝下去了才是自己的,有些東西心動就得行動。

莫紫說完這些后,就轉身對陳明說道:陳老師你和這些白眼狼說這事做什麼,我覺得就該讓他們錯過這個機緣,得了凡楊同學這樣多的好處,居然還敢說他壞話,如果這裏不是凡楊家,你們這些人早就讓我打暴了。

虧得凡楊還當你們是同學,拿這樣多好的東西給你們吃,你們卻一副看不起的樣子,我還真為凡楊感到不值,都救了些什麼人啊!

莫紫,凡楊不在意這些的,因為他們的層面早就不同了,這些都是一些孩子的傲氣罷了,而凡楊站的層面則是另一個層面,這也是思想成熟的悲哀。

凡楊成熟得有些讓人心痛啊?作為他過去的老師,都感覺有些羞愧,他做了我這個老師都做不到的事情,但還能保持一個向上的心。

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紀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很簡單,你們認為很難的事情,其實小主人天天都在做,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平常心,這時貓小妹從廚房走了出來,聽到陳明的話后,直接回道。

看到貓小妹后,他們都沒有說,知道這位也不是那樣好惹的,不過他們不說話,不代表貓小妹不,看了看他們,貓小妹接着說道:知道嗎?為了你們的到來,小主人都一直在用心的為你們做準備,可是沒有想到,當初小主人救下來的那些人,居然反過來看不起小主人了。

你們知道嗎?如果不是小主人攔著,你們這些人和家族裏的人一個也別想跑,因為你們明明得了好處還這樣做,實不應該。 她的臉上滿是不屑。

不過是階級之間的那點事而已,誰佔了上風,都會欺負那個落於下風的階級。

沒幾個好東西,都是人性在作祟。

「昔年散修聯盟巔峰時刻,不僅僅是中州,是整個九州都受到影響。

時不時就會有批鬥會。

特別是在對抗天南大陸的時候,家族、門派,全是炮灰。

而且更加的明目張胆,肆無忌憚,好似巴不得他們全部死光一樣。

現在落於下風了,也是咎由自取,能怪得了誰?」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程文淡淡說道:「前人之事,於我們無關,我們只管當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不過一死而已,光腳的從來不怕穿鞋的。」

「就是,青山仙城都被我們毀了。」

一邊的鐘靈兒的也昂著頭,「他們要是敢找我們麻煩,我們就把幻神仙城也給點了,大不了再換一個地方。」

啪的一聲!

一個腦瓜崩彈過去。

程文氣的要死,轉身回了洞府。

鍾靈兒捂著腦袋反應過來,眼神訕訕的看向王真真,「真真,你剛剛啥也沒聽到,行不行?」

「行倒是行,不過有條件。」

「什麼條件,不過先說好,那種事不行。」

「哪種事?」

鍾靈兒面色驟然紅了起來,「就是那種事……師尊說,你是個女漢子,要我小心你的不良企圖。」

「……」

這個該死的傢伙,他敢這樣編排老娘。

王真真一瞬間,肺都要氣炸了,「陪我逛街,三天,概不講價!」

「好!」鍾靈兒聞言,也是鬆了口氣。

這一幕,讓王真真看在眼裡,卻是更加氣人了。

好端端的閨蜜,愣是被教成這樣,以後想要改變這個認知可不容易。

她抓向鍾靈兒的手。

之前鍾靈兒都不讓抓,現在才明白怎麼回事。

可就這麼一抓,她就愣住了,「靈兒,你……你築基了?」

「對呀,大概半個月前閉關了一下,就突破了。」

「你怎麼能築基了呢,我不是說過,築基的時候要告訴我嗎?

築基和築基也是不一樣的,你怎麼能這麼隨便就築基了呢?」

「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築基么,走吧,逛街去。」

「是你師尊讓你築基的?」

王真真咬牙切齒,這個混蛋,她毀了靈兒的道途,簡直該千刀萬剮。

「不是的,我們鐵拳幫終究是太弱小了,現在多我一個築基修士,也能多一些底氣。」

「你一個煉丹師,又不參與戰鬥,能有什麼底氣?」

「築基期的煉丹師,不是比普通的築基期更有身份地位嗎?」

「這個又是你師尊說的?」

鍾靈兒點點頭,像個小迷妹,「我覺得師尊說的沒錯啊,丹師在修鍊界的地位的確是比一般修士要高。

等我將來晉陞金丹期,鐵拳幫應該就沒人敢隨便欺負了。」

師尊也可以鬆口氣,不用像現在這樣,整天閉關,憂心鐵拳幫的事務。

都沒時間和她一起玩,才十六歲,活得像個老頭。

……

洞府區,程文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個熟人。

正是當初那個給他帶路的鍊氣期。

「前輩!」

「有點事要問你。」

「前輩儘管問,方明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話落,右手熟練的將靈石放入儲物袋,看的程文一愣一愣的。

老戲骨了,都是人才啊。

「近期幻神宗是不是有招收新弟子的計劃?」

「是的。」

方明淡淡說道:「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幻神宗便會舉辦入門試煉,而且地點就在幻神秘境之中。」

「這麼重要的消息,你就這樣告訴我了?」

「這是租賃洞府的福利。」

好嘛,合著他還有VIP特權呢。

程文想了想,突然說道:「以幻神秘境為試煉地點倒是不錯。

不過一下子湧進去那麼多人,那些珍惜的靈植豈不是要被糟蹋?」

既然是試煉,那恐怕就沒有令牌的要求,誰都可以進。

之前他還有些不爽。

黑市交易會的收穫雖然不錯,但沒有弄到幻神秘境令牌,目的其實並沒有達成。

「不會的,宗門已經進行了調整,多放了一些強大的妖獸,上調了難度,同時,增加了禁制。

所有珍惜靈植的附近都有陣法守護。

觸碰陣法,將會取消入門資格,那是金丹期陣法師布置的陣法,安全可靠。」

「幻神宗不愧是幻神宗!」

「前輩也是要參加入門試煉吧?」方明大著膽子問。

程文點頭,「這是自然,我已經築基,得為結丹打算了,獨自修行,想要晉陞金丹期,希望太渺茫。」

「前輩明智,除了丹盟之外,只有門派才有結丹秘術!」

「家族沒有嗎?」

「前輩沒有發現么,所有的修仙家族,金丹期以上的,都在門派呆過。」

方明淡淡一笑,「這是築基以上境界,眾所周知的事情。」

「我才剛剛築基不久,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學。」

「總比我這樣,苦熬日子的要好得多。」

程文面上微微一笑,不接這個話題,隨即又問,「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前線魔危!」方明也不惱,淡然道:「天南大陸最近滲透的厲害,前線也增兵了。」

「所以需要炮灰?」

「修鍊界不都是這樣么,能者上,庸者下,沒有炮不炮灰的說法。」

「這個倒也是,就是吃相太難看了吧。」

方明輕輕笑道:「你情我願的事情,想要築基丹或者結丹秘術的,就會自己報名去前線。

其他門派我不知道,但幻神宗,從來不搞強迫那一套手段。

想要有收穫,就得有付出。

沒有積分,在幻神宗寸步難行,什麼也得不到。」

程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個倒也是。

幻神宗以利為先,商道手段耍的爐火純青,比青山派玩的要厲害得多。

「這一次,不僅僅是幻神宗加大了招人力度,其他各派也是一樣,甚至一些聖地也不例外。」

方明眼中閃過一縷憂愁,「前線的局勢,恐怕不妙。」

「你知道的倒是很多。」

「哈哈哈,我行走於洞府區,見識的多了,自然也就知道的多。」

程文點點頭,又是廢話幾句,這才返回洞府。

。 莫笛勸她,「你跟江阿姨是不是鬧矛盾了?」

「沒有。」

「怎麼會沒有,你以為我是聽不出來嗎?如果沒有,你怎麼會這樣的語氣對她說話。還是她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溫惜,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呢,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小笛,我現在在往劇組趕,明天進組。有些事情,我回去再說,回去我會告訴你的。」江婉燕做的那些荒唐事,她說出來,怕是都沒有人信,畢竟她自己都覺得可笑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