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一根金線在拂曉不注意的時候飄到了鄢陽的衣褶里。

「走。」拂曉轉了轉手指上的銅環,飛身向那青山而去。

鄢陽重新回到小白蟒的身體里,緊隨其後。

「主人,主人,不得了了!」金靈興奮地蹦跳著。

「你跟過去發現什麼了?」

「他們一隊隊地,都被驅趕到一座巨型的高塔里。因為我不敢進去,我怕進去就出不來了,所以裡面我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但是,我看見他們用傳送陣傳過來許多的原石和靈石,又驅趕一群群的妖族為他們搬運到高塔上。」

「他們確實是在建塔。但這指引塔,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竟然不惜造孽,用氣運為代價,最後能換取什麼?」

「不知道,但是我發現,那高塔上涌動著我前所未見的強大靈力,我感應到那裡有先天五行之物……」金靈從自己的空間里拿出幾塊靈石,青赤黃白,個個都是極品靈石,「這是我悄悄藏起來的,那座塔就是這樣的靈石,還有許多五彩石頭堆砌而成的。」

「當真?」鄢陽眯眼,心裡有了盤算。

「當真,但那些被奴役的妖族足可用數萬計,真是悲慘,怪不得整個城邑怨念那麼深重……」

「成為大罪惡者不是一日兩日就能成的,東炎族自己作孽,他們氣數已盡……」

說話間,小白蟒已經跟著前面的拂曉道人到了那青山腳下。

果然不出所料,一群黑衣人驅趕著神識不清的妖族,在山嶺里挖掘。

而挖掘出來的黑黢黢的石頭,則源源不斷地送往黑衣人看守的傳送陣內,再由傳送陣傳送到城內。

拂曉神色凝重,「這就是我原先的族地。」

鄢陽拿出幾塊極品靈石,烏金礦和一些的品階高的妖骨,遞給拂曉道人,「這幾塊極品靈石應該就是他們所說的精純透亮的石頭,你拿去換你的材料,另外烏金礦和妖骨都是送你的,你走吧。」

。 「哼!這都是狡辯,他們怎麼你了,居然要用全部的資產,作為賠償?」陳邦伸手指著林衛,一副忿忿不平的樣子。

「就是!聽說有一位皇家學院學院的弟子,因為沒有交出全部的戰器,居然被你殘忍的殺害了,小小年紀,便如此惡毒,往後修為提高了,還不知道會如何呢?」錢伯鈞也在旁邊幫腔道。

這些人,包括那些便林衛打劫的各勢力弟子,因為有了三位戰聖的撐腰,膽子頓時大了許多,紛紛開口揭露林衛對他們的所作所為。

「是嗎?你們把自己說的太清高了吧?你們這些人的手裡,有幾個是乾淨的?還有你們幾個老鬼,修鍊至今,那個不是血債累累?有臉說別人,怎麼不先好好檢討一下自己。」面對眾人的責問,林衛卻沒有一絲畏懼,把對方除那三位戰聖以下的人,全都罵了一遍。

罵完之後,不等那些人反駁,林衛再次說道:「更何況,你為什麼不問問他們,他們當初是打算怎麼對我們的,四個隊伍,不,應該說是五個隊伍,整整一百多人,為了搶奪我手中的寶物,居然要聯手擊殺我們,要不是我的實力還不錯,此刻,我們這四十多人,全部都要死在他們手裡,我只是讓他們賠償一些損失費,已經非常仁慈了,換做是你們,會怎麼做?」

林衛這話,是對那三位戰聖說的,更多的,則是對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說的,尤其是風羽皇家學院,跟皇室林家的人。

林衛雖然不知道,為何只有蘭陵學院,陳家跟游龍商會的人,跳出來找他麻煩,但他知道,風羽皇家學院跟皇室林家的人,絕不會就這麼放過他,畢竟,那次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殺得,可是風羽皇家學院的弟子。

「這林衛確實是太過仁慈了,換做是我,直接殺他娘的,既然要別人的命,那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

「就是!按我說,這林衛既然有那樣的實力,就不應該放他們回來,直接殺人越貨不就完了,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多的事。」

「噓!都小點聲,沒看到那三位戰聖大人,臉都黑了嗎?」

「怕啥!既然做的出,就別怕被人說,這裡這麼多人,難道他們還能把我們都殺了?更何況,難道就只有他們是戰聖嗎?我們明家,也是有聖階強者的。」

「對!殺人者,反被殺,只能怪自己太廢柴了,林衛兄弟,我明家支持你。」

林衛的話,引起的大多數人的共鳴,這些人,來自各個勢力,紛紛為林衛吶喊助威,其實這些人之中,更多的,只是想要挑起,幾大勢力的仇恨,都打著別樣的目的。

聽到眾人的話,蘭溪,陳玉跟曹志鵬,此刻的臉色,已經黑成了鍋底一樣,他們對事情的真相,一無所知,僅有的一點,也只是從那些受害的弟子口中得知。

面對悠悠之口,蘭溪三人,自然是不可能被這些人怎麼樣的,畢竟,在這些人之中,還有各個勢力的戰聖,尤其是,當他們發現,風羽皇家學院,跟皇室的弟子,雖然都是一臉憤怒的看著林衛,卻沒有一人上前責問,而站在他們前面的林蒼松幾人,也沒有一絲要上來找天宇學院麻煩的意思。

三人臉上,都閃過一絲尷尬之色,心中卻十分惱怒,他們已經不知道多少年,都沒有這麼丟人了。

片刻之後,陳玉轉身,伸出一隻手,隔空抓來一位陳家的弟子,臉色陰沉的說道:「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本座要聽真話,如果你敢有一句假話,本座直接廢了你。」

「老……老祖!事情是這樣的……。」

此人哪裡會想到,自家的老祖,居然會拿他開刀,一臉驚恐的,把在千璽秘境之中,碰到林衛跟天宇學院等人之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沒有一絲添油加醋。

聽到他的話,首先變臉的,是那三個勢力的弟子,原本他們,只是說,跟林衛發生了一點衝突,是林衛仗著實力高強,欺負他們,畢竟,在他們看來,這麼多人,來自好幾個勢力,但證詞卻是一樣的,眾人肯定會相信他們,而不會相信林衛,更何況,他們還把沒有出頭的,風羽皇家學院,跟皇室也給拖下水了。

「這麼說,那枚變異炎冰果,是林衛最先摘下,而你們則是看到他手中的變異炎冰果,結果動了歪心思,想要仗著人多,從他手中搶過來嗎?」聽完手中弟子的敘述,陳玉臉色陰沉的問道。

「是……是的!不過,這是四皇子他們先動的手,我們也是想跟著分一杯羹而已。」看到陳玉的表情,那位陳家的弟子,此刻,他的身體,被嚇得哆嗦的厲害,知道陳玉動了真怒,著急之下,直接把林觀山等人交代了出來。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最先開口得罪林衛的,正是林觀山,最後一言不合,準備動手的,確實在場的所有勢力,畢竟,那時候他們以為,已經吃定了林衛跟天宇學院等人。

「嘶!原來是四皇子先動的手,怪不得,皇室跟風羽皇家學院的人,都被人家殺了一個,卻沒有上來要公道,感情是他們覺得理虧了。」

「林衛也真是,不過是一個炎冰果而已,給他們不就完了,現在好了,居然還得罪了四皇子殿下。」

「你特么滾蛋,那是普通的炎冰果嗎?那是變異的炎冰果好不好,別說是得罪一個皇子了,有帝國第一高手撐腰,就算殺了一個皇子又如何?」

那人說完之後,再次引發的周圍眾人的爭吵,尤其是,當他們聽到,林衛居然得到了一枚變異的炎冰果之後,就連那些知道,變異炎冰果效用的,戰皇級別的武者,看向林衛的目光中,都透露著一絲羨慕跟貪婪。

畢竟,這可是對他們這個級別,也有作用的,這變異炎冰果,雖然不能用來當做突破大境界,但用來提升小境界,也是十分逆天,因為,等級越高,只是提升一個小境界,便需要龐大的資源,跟時間,更多的,還要憑藉自身的天賦。

尤其是戰皇之後,每提升一個小境界,就算資源充足,有的人,最少也需要好幾年的時間。

「放屁!你這個賤民,本皇子什麼時候動手了,你最好把話說清楚了,否則……」聽到那人把髒水往他身上潑,林觀山自然不會背這個黑鍋,直接跳了出來,一臉惱怒的罵了出來。

然而,此話一出,陳家所有人,包括陳玉,臉上紛紛浮現怒色。

看到陳家眾人的反應,林觀山頓時反應過來,他的這些話,可是把整個陳家,給得罪死了,尤其是,當他看到陳玉的表情之後,更是一陣心驚肉跳,但話以出口,以他高傲的性格,卻不會去服軟。

陳玉鬆開那名弟子,轉身看向林觀山,眼中射出一抹寒芒,語氣森冷的說道:「否則如何?嗯?居然罵我陳家的弟子是賤民,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皇子,聽你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風羽帝國的皇帝陛下。」

「陳兄,你別誤會,我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這都是小孩子,口無遮攔,不知深淺,本座給你賠罪了。」林蒼松聽到林觀山的話之後,頓時臉色一變,暗嘆要遭,急忙開口道歉。

「啪!」

「啊~!」

說完之後,直接轉過身,一巴掌揮了出去,一聲脆響,傳入眾人耳中,而後眾人便看到,林觀山直接被抽飛了出去,在半空中,便能聽到對方的慘叫聲。

林觀山的身體,直接被抽飛了十數米遠,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離之後,才捂著臉,哆哆嗦嗦的爬了起來。

「哇!」

林觀山剛剛站起身,便吐出一口血水,血水之中,夾雜著兩顆沾染了血跡的牙齒。

「嘶~!」

看到林觀山的慘狀,眾人頓時感覺,自己的牙也開始疼了,沒想到這林蒼松,對自己人,下手也這麼狠,而且,這林觀山,還是一位皇子。

此刻,林觀山不只是被打掉了兩顆牙,而是半邊臉都腫了,嘴巴無法閉合,鮮紅的血液,夾雜著他的唾液,不停的滴落下來。

對於林觀山的慘狀,林蒼松看也不看,反而一臉歉意的對陳玉說道:「陳兄!這小王八蛋已經被老夫教訓了,你消消氣,別跟他一般見識,免得氣壞了身體,如果還不夠,老夫再給他幾下,直到你滿意為止。」

「哼!一個小輩的話,本座自然不會跟他太過計較,這次就算了,不管是誰,如果再被我聽到,那就別怪我沒提醒你,我絕不會手下留情。」陳玉見林蒼松道歉的態度良好,冷哼一聲之後,帶著一絲警告的說道。

雖然被陳玉威脅,林蒼松心中一陣不爽,但還是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那是自然,他們誰要是再這麼口無遮攔的,不用你動手,老夫就當沒這個後輩,直接拍死。」。 花錦明帶著姑娘們四處奔波,終於在一個擠滿龍蝦怪的老巢里,發現了一隻戰力僅有145的青銅領主。

「就它了?」花錦明按住響噹噹,小聲問。

姑娘們紛紛「嗯嗯嗯」點頭。

花錦明隨即握緊了唐刀,準備衝上去大殺四方,卻被軟甜啾和甜奶香香合力按住了。

軟甜啾說:「等等!」

「怎麼了?」花錦明自通道:「這BOSS戰力一般了,還沒我高。輕輕鬆鬆就能搞定他。」

軟甜啾壞笑道:「畢竟是BOSS,安全起見。團長你先上去生個寶寶吧?」

甜奶香香也說:「生兩個吧,快一點。」

「生寶寶,還兩個?」花錦明驚了,「你們從哪學的這個?」

軟甜啾臉上露出了一絲邪魅。「堂主告訴我們的,說團長你可以生寶寶,遇到BOSS就讓你上去多生幾個寶寶,然後我們划水就行了。」

「啊……」花錦明人傻了呀。

原來,之前的道別是這麼道的。

花錦明無奈道:「你們說會打BOSS,就是這麼個打法啊?」

軟甜啾和甜奶香香都低下了頭,嘟著嘴兒,小手勾搭著花錦明的衣擺,扭捏了起來。

「團長,你就生幾個唄。我們都想看你生的寶寶長什麼樣子,厲不厲害。」甜奶香香這邊一說,其餘三位姑娘全都點了點頭。

小萌牙還拍著胸口道:「放心,團長,堂主她還教了我另外一招。我保證,我絕對是個實力派。」

「好吧~」

花錦明只得答應。

他讓響噹噹乖乖躲好,自己衝上去,故意引起BOSS的注意,讓BOSS爆錘了自己兩下。同時「啪嘰」,掉了兩坨奇怪的東西下來。

「團長這是?」軟甜啾臉一皺,和其他姑娘一樣不忍直視。

甜奶香香愣道:「腎結石被打出來了?」

花錦明一聽,正喝著紅藥水,一口就給干噴了,急得大叫:「這不是腎結石,是火種,火種——」

姑娘們紛紛安慰。「火種,火種,火種。」

兩顆火種迅速長大,發育成了兩隻三米多高的巨型火元素,炎之殉道者,現形的瞬間險些將BOSS嚇倒。

姑娘們見狀,無不尖叫。

甜奶香香的小嘴裡傳出一聲聲雞鳴,道:「喔喔喔喔喔——團長你生的寶寶好厲害!」

「大寶,二寶,響噹噹,上!」花錦明大喊著,又扭頭看向四位姑娘。「別發獃了,快來幫忙啊!」

小萌牙動作略慢。

花錦明還特意點醒了她一句,「實力派!」

「哦,來了!」小萌牙猛地回過神來,抱著蝠翼法杖,迅速跑了上去。

花錦明看她跑了上來,驚了。「妹子你打遠程就行了呀!」

突然,小萌牙一把拽住他,露出兩顆尖牙,對著他雪白的脖子,「昂」的就是一口。一陣吸吮后,花錦明觸電似的挺住了身體。

火鱗妖那泛著淺淺紅光的「血液」,從小萌牙的嘴裡漏出,順著花錦明的脖子一路流了下去。

【系統】:您中了小萌牙的吸血鬼之擁。生命值損失280點,虛弱10秒。

小萌牙一鬆開花錦明,他就軟塌塌的,一頭栽在了地上。

「舒服!」小萌牙嘿嘿一笑,擦了擦漏到下巴上的血跡,隨手一掀,便是兩團巨大的幽冥火。

花錦明躺在地上,失去了夢想。

這就是兩個術士的共同語言嘛,他服了。

炎之殉道者太過於兇悍,沒兩分鐘就把皮糙肉厚的BOSS打死了。

掉了兩顆明日之星,姑娘們猜拳決定歸屬,最後給到了軟甜啾,讓她升回了12級。

花錦明安慰著另外三位姑娘,道:「走,我們接著刷。相信我,很快你們三個也能升到12級的。」

「嗯!」姑娘們都很有信心。

軟甜啾更是笑得十分開心。「團長你這寶寶太厲害了,有你在,肯定能行的。就是持續的時間有點短了,才三分鐘……」

「靠!」花錦明聽到三分鐘就有些氣短,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眾人繼續深入洞穴,在其中發現了更多的龍蝦怪,也全都一一解決掉了。

幾人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小萌牙沒事就吸花錦明的血,讓自己獲得法術加成,以此來提高傷害。

彩虹泡泡更是四個姑娘們中最穩的,技術不說厲害,但至少跟菜不搭邊。

唯一讓花錦明頭疼的,就是甜奶香香沒事老發獃,時不時還耍點小孩子脾氣。而軟甜啾的箭術更是詭異……

五大天王中的斗轉城荒,以箭術傳神著稱,尤其是能射出一種會拐彎的弧形箭,人稱飛魚箭。

可以巧妙地避開前排,從而命中後面的重要目標。整個DEIFY能熟練掌握這一技術的,不超過100人,今天就讓花錦明見識到了一個。

軟甜啾!

她的箭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拐彎,然後從一個非常奇怪的角度飛過來,精準命中花錦明的各種地方,讓他措手不及。

如此被射了七八次后,全隊人都傻眼了。紛紛把目光望向軟甜啾。

軟甜啾急忙低下頭,瘋狂說「對不起」。

甜奶香香數落道:「軟甜啾,你射箭的時候要睜著眼睛,不能把眼睛閉起來。團長屁股都讓你開花了。」

「我知道,我瞄準的時候是開著眼睛的,就是最後射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去閉眼睛。然後箭它就莫名其妙……拐彎了。」

軟甜啾說著說著,頭埋得更低了。

花錦明派響噹噹解決了敵人,上前教導。「你這個反應問題不大,普通人不經過訓練,射箭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閉眼睛。以後習慣了就好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你的手千萬不能抖。一抖它的軌跡就變了。」

可能覺得自己說得還不夠形象,花錦明又拿過軟甜啾的硬木弓,從她的箭袋裡掏了兩根箭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