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古怪的疾病完全能毀掉一個人的正常生活,陳克能好好地活到現在已經是醫學史上的一個奇迹了,不過這種疾病也並非完全沒有好處。

當癥狀出現,產生超快感的同時,陳克的注意力會越來越集中,大腦活躍度持續提升,身體潛能將被完全激發!

如果此時他在做吃飯這樣簡單的事情自然無所謂,但如果他做的事具有一定的難度,比如學習,比如思考某個難題,那麼他將以一種『超人』的姿態將這件事進行下去。

在幾分鐘內背下一本牛津詞典,常人自然無法做到,但陳克可以,只要他進入『超快感』狀態!

剛才齊院長詢問陳克有沒有動用能力,這就是陳克的能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將『超快感』看作是一種超能力,但這種超能力是有代價的——大腦加速衰竭。

事實上哪怕陳克不進入『超快感』狀態,他的大腦也在快速衰竭,抽屜里備的一大堆藥物就是為了抑制這種衰竭,而一旦他進入『超快感』狀態,大腦衰竭速度將加快數十倍!

所以一旦沉浸在超快感中無法停下來,陳克將會在身體死亡之前迎來腦死亡,也就是——爽死了。

「原本按照我們的估算,在病情穩定的情況下,只要你不主動進入超快感狀態,你的大腦能活到四十歲左右,但現在……」齊院長欲言又止。

陳克點點頭,他的病是天生的,從失控到可控,整個治療過程持續了二十年,這期間他難以避免地多次進入超快感狀態,大腦的衰竭程度遠超常人。

當病情可控后,根據齊院長等人的估算,他的大腦大概能支撐他活到四十歲,但現在聽齊院長的語氣,顯然情況有變。

陳克:「那現在,我還能活多久?」

齊院長嘆息一聲:

「一年。」

(新人新書,求支持,有存稿,放心追讀)

(本書偏神秘側,不是純現實,不了解兵擊的朋友,這本書會讓你喜歡上這項運動的)看着臉紅的東方綾乃,山瀨美代子的內心開始動搖了起來。

她在糾結是不是要繼續詢問了。

畢竟東方綾乃臉紅的和個蘋果一樣。顯然是被問到了什麼不好意思的內容。

要是自己再詢問下去,問到了讓自己三觀炸裂的內容怎麼辦?

「還是算了。」想到了這裏,山瀨美代子搖了搖頭,然後

《東京養妹人》第一百五十一章多喝水 「不會。」墨靖堯篤定的說到。

喻色坐在大班椅上又轉了一圈,真的很舒服,然後就好奇的起身走到辦公室的窗前。

居然是漂亮的落地窗。

一眼看出去,外面的街景路景一覽無遺。

喻色看着這一整塊的大玻璃,乾淨的彷彿沒有玻璃一樣,「外面會不會看進來?」

「不會,與車上的玻璃一樣的材質。」

「防彈的?」喻色頓時就想到了這個,墨靖堯的車是防彈的。

然後,就看墨靖堯一拳頭就砸向了窗玻璃。

「嘭」的一聲悶響入耳,喻色驚得後退了一步。

卻見窗玻璃一點變化也沒有,沒有半點被破壞的痕迹。

不得不說,墨靖堯想的很周到很仔細。

她甚至在想,是不是從他知道她會醫術開始,他就在建造這家診所了呢。

所有,都設計的很完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根本沒有時間來打理。

正糾結著要不要收下這家診所,手機就響了。

喻色看到是楊安安的號碼,隨手接了起來。

「安安,有事?」

「喻色,各校的錄取分已經下來了。」

「你的分數夠不夠同大的錄取分數線?」喻色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分數,她的分數絕對夠的,她現在就只擔心安安的。

她可是還想與安安做室友呢。

手機那邊,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那邊的安安靜靜讓喻色的心驟然狂跳了起來,「你的不夠嗎?差幾分?」只從安安這個反應,她就知道安安的分數不夠了。

「二十八分。」楊安安越說越小聲。

喻色聽完這個相差的分數,整個人都呆住了。

586分加上28分,那就是614分。

也就是說同大的最低錄取分數線是614分。

而她的總分只有597分。

喻色身子一晃,已經站不穩了。

她竟是,連同大都沒有考上嗎?

T大沒考上,她認了。

現在,居然是連同大都沒有考上。

這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她查過了同大連續五年的錄取分數,她這個分數按照往年的規律來看,百分百錄取的。

「喻色,其實南大也挺好的,到時候,咱們兩個還可以做室友,嗯,也不錯。」那邊,楊安安笑着說到。

「我知道了。」喻色掛斷了楊安安的電話,隨即就衝到了大班椅上坐下。

她不敢站了,她怕她站不住。

然後,完全無視了墨靖堯的存在,就開始刷起了手機。

輸入自己的學號姓名和身份證,她開始查閱了起來。

雖然楊安安告訴了她結果,可是她不信。

不可能的。

她一定能考上同大醫學系的。

所有的信息錄入完畢,便進入了她自己的網頁。

當一眼看到錄取學校是南大的時候,她再一次的怔住了。

怔怔的看着那個校名,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是她和楊安安的第二志願。

她和楊安安的第一志願絕對是同大。

同大怎麼着在名氣上也比南大高一個檔次。

她那個分數,居然連同大都沒考上。

臉色煞白的坐在大班椅上,一時間她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同大,難道就這麼錯過了嗎?

如同她錯過了一科高考的考試,錯過了一科的成績一樣。

「小色,你還可以去T大的。」辦公桌上,倒映上了男人的影子,修長挺拔。

可是他的聲音,卻讓喻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手一指墨靖堯,「是不是你做的?」不然,同大的錄取分數線不可能這麼高的。

614的分數線,可以報M省的中大,那比同大又高了一個檔次,所以,考上同大的那些人應該報M省的中大才對,不應該來跟她搶同大的。

想到這裏,喻色下意識的就去查了中大的錄取線,然後,她整個人又不好了,中大的錄取線居然跟往年同大的差不多。

可以說這一次高考的錄取線,同大和中大就是一個大調個。

完全的錯位了。

同大的錄取分數線是往年中大的,中在的錄取分數線是往年同大的。

「你可以去T大的,現在還來得及。」墨靖堯沒有回答喻色,只是這樣說到。

喻色『騰』的跳下了大班椅,拿起辦公桌上的一個陶瓷水杯直接就擲向了墨靖堯,「墨靖堯,我不認識你。」

說完,她起步就走。

直接就忽略了身後水杯落地的聲音。

也忽略了墨靖堯被水杯砸到的額頭,此時鮮血淋漓。

墨靖堯本來是可以避過那水杯的。

只是看到喻色臉色蒼白,他心一疼,就由着她把水杯砸向了自己。

以為她打了他多少會消消氣,沒想到她直接轉身就走。

看到她衝出去的速度,墨靖堯揉了眉心,他現在終於相信她說過她有自保的能力了。

她衝出辦公室的速度,很快很快。

所以,等他衝出辦公室的時候,喻色已經進了電梯。

不見了。

不是他慢,而是他的速度與她不相上下,所以,他怎麼追兩個人間都是那個距離。

等墨靖堯出了電梯,奔出大門時,喻色已經沒了蹤影。

他上了車,沿着馬路邊緩緩的開着。

畢竟,她再快也快不過他的車。

可,一條路足足開了有三公里,也沒有看到喻色。

調頭開向另一個方向,也沒有。

墨靖堯再也無法淡定了。

拿出手機打開定位系統。

卻在定位喻色位置的時候才發現,她手機關機了。

根本定位不了。

「陸江,查一下喻色的下落,立刻馬上。」撥通陸江的電話,墨靖堯立刻說到。

可是說完了,卻覺得陸江也不可能定位到喻色的位置。

因為,陸江的定位手法還是他傳授的,「算了,派人出來找,找到喻色立刻通知我。」

「墨少,你能告訴我你最後看到喻小姐的位置嗎?」陸江可是個人精,從墨靖堯結束會議離開,他就知道墨靖堯是去找喻色了。

所以,現在與其無頭蒼蠅般的亂找,還不如先有一個大致的方向,也不至於多繞彎路,能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喻色。

就聽墨靖堯這一刻的聲音,他就明白墨靖堯很着急不說,還很擔心的樣子。

。 「設定就先做到這兒吧,天都亮了,改鍛煉了。」他感覺自己的精神頭很好,看著窗外剛剛蒙蒙亮的天,一點睡意都沒有。

大概以後,睡覺都會成為歷史吧,可能會用修鍊魂力來代替睡覺。

一日之計在於晨,陳樂也開始了他的鍛煉。

小舞下樓準備吃早飯時,聽到了院子里的動靜,這才出來看了一眼。

「阿樂?你回來了?」小舞兩步跑了過來,一把撲在了陳樂的背上。

「哎呦,你這個,我一點準備都沒有啊。」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小舞就像一隻八爪魚一樣,抱得死死的,掛在陳樂的背上。

「走昨晚就睡了,看你睡著了,就沒吵醒你。」陳樂道。

「你獲得第一魂技了?」小舞問道。

陳樂點了點頭:「對,你下來,讓你看看我的第一魂技。」

「嗯。」

「第一魂技!幻影帶骨肉!」

陳樂手裡造出了一塊小小的帶骨肉出來。「你嘗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