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剛才她說錯話了嗎?

還是墨錦城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顧兮兮琢磨了一下,「火上澆油」的解釋道,「我剛才說的都是真心話,三少,你大可以放心。我絕對不會因為你曾經對我怎麼樣,就纏上你的。所以你也不用有負罪感……唔!」

話還沒有說完,嘴就被堵上了。

墨錦城氣的肺都要炸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腦迴路?

自己剛才都說的那麼清楚了,她怎麼還稀里糊塗的?

是不是非要他做點什麼,她才能夠明白他的心意?

既然如此,那就如她的願。

因為憤怒,他的吻很重,顧兮兮有點承受不住。

她正要掙扎,突然門外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咚咚咚!

原本還在床上糾纏着的兩個人一下子就僵住了。

下一秒,寶媽那小心翼翼的聲音就從外面傳了進來:

「三、三少,小顧醫生給您煮的麵條我盛出來了,您現在吃么?」

寶媽說這話的時候,是非常非常心虛的。

她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上來打擾的。

可是三少好像對小顧醫生特別的上心。

所以小顧醫生煮的麵條,他應該很想吃的吧?

寶媽在敲門之前,做了很久的心裏鬥爭,在門口也轉悠了好久,糾結著到底要不要敲門。

可後來看着麵條都快要團成一團了,她實在沒忍住……

說完話之後,她便豎起來耳朵,貼在了門上,想要聽聽裏面的動靜。

房間裏面,十分的安靜。

不過,在短暫的安靜之後,咚的一聲,好像有什麼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

緊接着,顧兮兮驚慌的聲音就從房間裏面傳來:「那個寶媽,等我一下,馬上就來!」

沒多久,顧兮兮就打開了門。

衣衫雖然整理了一下,但還是有些凌亂的皺褶。

那張俏臉更是紅彤彤的,唇瓣紅腫。

寶媽都是個當奶奶的人了,一看到這個場景哪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甚至不用抬頭,她都能夠感覺得到這會兒房間裏面正嗖嗖的往外面冒的寒意。

三少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寶媽,那個麵條……」顧兮兮的話還沒有說完,寶媽就直接將那碗麵條塞到了她懷裏。

這個時候亡羊補牢,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小顧醫生,三少不是受傷了嗎?手腳不太方便,要不然你就留在這裏,照顧他吃飯吧。麵條馬上就要團了,得抓緊,我先走了!」

匆匆的說完這話,寶媽重新將顧兮兮推進了房間,甚至還體貼的將房門給關上了。

嘭!

外面傳來了寶媽落荒而逃的腳步聲。

顧兮兮臉蛋紅紅,看着幾乎團成一團的麵條,回頭朝着墨錦城,「你……還要吃嗎?」

墨錦城好事被打斷,這會兒沒什麼心情了。

他往沙發上一靠,冷淡的,「沒胃口了。」

這碗面用的湯是雞湯熬出來的,上面撒著蔥花和雞蛋,還有青菜。

文學網青鸞現在才知道,原來妖王通過「煉血之術」救活了許多身患重疾的將死之人。甚至,連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之人也有許多人來到大雪原,自願修行「煉血之術」,從人族變成了妖族。

「這麼說來,妖王還真像是個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可是,為什麼數千年來,各大修仙門派以及神皇,都把妖族視為異類,絞盡腦汁的想要將其剿滅呢?」

青鸞有些想不明白。

從小到大,尤其是進入御鼎山後,她和其他人一樣,一直將妖族視為整個人族的最大敵人。萬仞峰……

《御鼎記》第二九三章蒼茫雪域 而另外一半,龍門。

看到秦風扭轉局勢之後,葉輕眉也是鬆了口氣。

但對秦風還是不放心,她知道秦風的狀態不對,事後派人查探了秦風的情況。

旋即便是得知,秦風回到別墅后不久便陷入了昏迷,而且查探到了,秦風是服用了北境禁藥,才在短時間內恢復修為。

知道這些之後,葉輕眉心中變得緊張無比。

「大回元丹,他是真的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嗎,居然服用這種東西!」

葉輕眉握緊了拳頭,心中一陣刺痛。

關於大回元丹,葉輕眉知道的不少,此丹雖然有神效,但在效果過去之後,會有更加強大的反噬。

現在的秦風,肯定再次陷入了虛弱期,甚至比之前情況更加糟糕。

不行!

我必須要去看看!

葉輕眉心中放心不下秦風,猶豫了一番后,終於做出決定。

於是她迅速放下了手中的事務,安排了一輛專機前往華夏。

這些動作自然也沒能瞞過老辣的葉南天。

葉輕眉動身前夕,葉南天來到了孫女的房間,笑意盈盈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孫女。

看到爺爺過來,葉輕眉臉上一紅,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

「東西都收拾好了,這是準備去哪裡啊?」

葉南天明知故問到。

葉輕眉道:「有點商業上的事情需要處理,孫女出去開個會,過幾天就回來!」

「是嗎?我怎麼沒聽說,有什麼事情需要你親自離開龍門去處理的!」

葉南天笑眯眯道:「恐怕只有秦風能讓你這樣衝動了吧?」

聽到這話,葉輕眉心中大吃一驚。

原來爺爺早就知道自己的打算了,還故意戲弄自己。

她紅著臉道:「爺爺,你知道了就直說就是,何必戲弄孫女!」

看到孫女臉紅的模樣,葉南天覺得很是有趣。

他自己都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葉輕眉忽然就變得沉默寡言,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雖然一副女強人的模樣,但是在葉南天心中,葉輕眉永遠是當年那個趴在自己膝蓋上的乖巧孫女。

作為長輩,他其實更希望葉輕眉能開開心心的為自己活著。

而不是將大部分事情花費在處理龍門的各項事務上。

怪只怪他們葉家子嗣淡薄,而葉輕眉和葉鷹揚的父母又去世的早。

現在看到葉輕眉為了秦風孤身前往華夏,他非但沒有不高興,反而異常的興奮。

孫女終於知道去追尋自己的真愛了!

哪怕對方已經有了妻子,葉南天也不放在心上,大不了,以後孫女生下來的孩子,跟著他們葉家姓就行了。

想來秦風也不會介意。

想到這裡,葉南天發出了低沉的笑聲,臉上笑容更是遮掩不住。

葉輕眉臉紅的越發厲害了。

這時,葉南天終於開口,道:「去吧,好好表現,不要輸給那個叫林允兒的女孩子!」

「我……我知道了。」

葉輕眉心中一跳,緊張而羞澀的低下了頭。

其實,她並沒有要和林允兒攀比的意思,更沒有任何爭寵的想法。

只是實在放不下秦風,想到秦風此刻可能還昏迷不醒,她心中便是糾成了一團,難受無比。

而且,現在龍門手上有不少來自亞特蘭蒂斯的靈藥,這些靈藥對恢復秦風的身體和傷勢,有著巨大的好處。

而且這些靈藥是外面世界找不到的,如果自己能給秦風帶過去,一定會提供巨大幫助!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葉輕眉才鼓足了勇氣,決定前往華夏看望秦風。

葉南天點了點頭,拍了拍孫女的肩膀,隨後便也不再多說,離開了房間。

葉輕眉則是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一個人坐在了沙發上。

明天就準備坐飛機離開了,這一晚葉輕眉註定睡不著。

或者是興奮,或者是期待,還有一種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然而,還沒等葉南天離開多久,葉鷹揚也是找上門來。

「弟弟,你來做什麼?」

葉輕眉錯愕的朝著葉鷹揚問道。

葉鷹揚笑眯眯道:「姐姐是不是打算偷偷離開龍門,去找姐夫了啊?」

葉輕眉臉上一紅,呵斥道:「胡說什麼,秦風已經結婚了,是有婦之夫,說什麼姐夫呢!」

葉鷹揚道:「我都沒說是誰,你怎麼就知道我要說的是秦風大哥?」

聞言,葉輕眉頓時張口結舌,臉紅的越發厲害了。

自己這個弟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牙尖嘴利,自己居然都說不過對方!

葉鷹揚笑著道:「姐姐,雖然秦風大哥已經有了自己喜歡的人,不過我還是堅定的站在你這一邊!」

「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就算秦大哥有妻子了,你也不是沒有機會對不對?」

「加油,姐姐我看好你!」

「你就放心的去吧,龍門這一邊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將來接管爺爺的職位,讓你輕鬆一些!」

說著,葉鷹揚不等姐姐是什麼反應,迅速的跑出了房間。

葉輕眉臉上紅的都要滴出水來。

如果葉鷹揚再走慢一點,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拍在對方腦門上!

然而爺爺和弟弟都來鼓勵了一發那之後,葉輕眉反而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

或許自己的做法,會讓不少人看不起,但至少她自己很清楚,她是真的喜歡秦風!

不想看到秦風再一個人孤身奮戰,不想再看到秦風滿身創傷的倒在地上。

她想陪著秦風,一起走過剩下的人生!

想到這裡,葉輕眉的信念變得堅定了起來。

……

第二天一早,葉輕眉便是早早起來。

雖然說是孤身一人,但實際上,還是帶了一批龍門的精銳高手一同坐上轉機。

畢竟她可是龍門大小姐,要是在路上出現了什麼意外,那對龍門來說,是無法承受的後果。

而與此同時,葉輕眉也讓下屬們帶上了各種靈藥,都是給秦風專門準備的。

甚至還有一些,是這幾天時間裡,她尋找最頂尖的醫師,臨時搭配出來,對治療秦風身體虛弱的狀況,有著極大的好處。

早上八點,葉輕眉準時帶著一行人上了飛機,朝著華夏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