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迷爾微微一笑。

「……」

艾倫並不知道霍迷爾的算計,他此時正在考慮一個問題,神殿給予的任務怎麼看都跟刺殺者公會中懸掛的那個報酬豐厚的任務關聯很大,因為要對付的都是一位半神強者。

艾倫不相信,像襲擊半神強者這樣的任務,會在相同的時間點,連續出現兩個,畢竟整個荒野上百個強大部族,滿打滿算也就只有5為半神以上強者而已。

如果他所猜測的事情正確,既然此時已經無法反悔接受了刺殺半神的任務,那麼就要把利益最大化,趕在任務開啟之前,再去一次刺殺者公會,將刺殺者公會的任務給接下來才是正理。

當然,刺殺者公會中的任務,也有很小的幾率,與神殿給予的任務只是恰好在同一時間出現的不同任務,這樣的話或許會給艾倫帶來很大風險。

但是,這個風險是艾倫可以接受的,風險與回報是成正比的,艾倫其實在某些時候,並不缺乏賭徒的心理。

這次沒有阿爾比安帶路,艾倫憑着記憶重新走向刺殺者公會所在的地下酒館,並在確認了一些信息,有了更大的把握后,毫不遲疑地選擇接下了任務。

接下來,便是等待任務開始的時間,而投機接下了刺殺者公會任務的艾倫,此時已經知道了他將要對付的半神強者,以及對方的一些情報。

有着一半人類血統的食人魔半神強者黑守·巴爾德斯,因為他貪婪、好色的性格與人類血脈,讓其很容易被人類給收買,成為荒野5大巨頭中保守派陣營的中堅骨幹。

即便沒有刺殺者公會提供的資料,要打聽對方的情報其實也不難,這些年來因為對方做過的種種齷蹉事情,數不勝數,但礙於他實力強悍、部族也同樣強大的緣故,許多對其恨之入骨的人與部族,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當調查清楚黑守的陣營與立場之後,艾倫就更有把握,確認自己在神殿接下的任務,與刺殺者公會接下的任務,是同一個任務了。

自然神殿的立場,至少在艾倫的了解中一直沒有變過,隨着人類對獸人帝國宣戰後,他們就開始活動,聯繫荒野中平衡陣營的部族,想要支援獸人帝國,甚至神殿中數位強者已經先期帶着一隊神殿精銳南下,前往幫助獸人帝國作戰。

但是想要說服損失不小的荒野部族何其艱難,不說普通土著的損失,只是草原將近十年的戰爭中,荒野各部族支援的戰士陣亡數量,便已經超過了百萬之數,這對於一個不足人口也不過才十幾萬人的荒野聯盟而言,代價是沉重的。

雖然,這些損失的戰士,超過半數都是各大成員附庸部族湊集的,可是聯盟成員的損失,也同樣不菲,收穫卻幾乎看不到,這如何不讓大家心中對於戰爭這個名詞極其厭惡。

可是自然神殿的諸位神祗們聚在一起,信念所在便是維護自然的平衡,如果放任人類與獸人、精靈與矮人之間的戰火越發兇猛,真要等到四大文明背後的神祗們親自參戰,最後對費曼世界的破壞,絕對不比剛剛才落下帷幕的惡魔、魔鬼入侵來得差,甚至會更強。

一邊是不想再參戰的荒野部族,一邊則是為了自然平衡操碎心的自然神祗們,誰都不想退讓,最後便只能在暗處較勁了。

荒野部族厭戰情緒最濃的,不用多說,自然是那些與人類、精靈有着千絲萬縷關係的保守派陣營,這些年裏精靈、人類為了拉攏收買荒野部族,花費的精力物力都極大,便是到如今幾方陷入到敵對的境況時,人類也有派出使者去聯絡說服他們經營籠絡的部族,許以厚利讓他們發出反戰的聲音。

其中,便以黑守這個貪財好色的食人魔的聲音最大,畢竟他的實力加上本體種族的天賦在那擺着,只要他說出來的話,沒有人敢無視。

對於這樣一顆老鼠屎,放在以往的時候,為了保證荒野的團結,自然神殿倒是無所謂了,即便沒有他的存在,也會有其他的人類支持者出現。但是現在卻不同,人類打破了數萬年來費曼世界的格局,甚至西凡納斯冕下沉眠最大的嫌疑者,也是他們無疑,只是苦於沒有證據,或者說即便有證據也不能挑明,故此自然神殿便只能遷怒於黑守這個食人魔身上。

根據現有情報,艾倫能夠猜出選擇黑守作為目標的大致原因,卻無法知道更深的緣由,但是這些,已經足夠他做出自己的判斷了。

有了判斷之後的艾倫,再結合之前霍迷爾安慰自己流露出來的情報,艾倫漸漸覺得,這次看似危險的任務,其實真就不一定有多危險。如果自然神殿真的有心打破眼下僵局的話,那麼他們這次行動計劃的初衷必然是做好了完全準備的,基本不會出現失敗。

想到這裏,艾倫那顆有些不安的心靈,漸漸平復了起來,雖然仍舊對霍迷爾算計足見有所不滿,不過如果情況真像自己預計那樣的話,或許這次還真就是霍迷爾在給自己機會呢!

等待的時間並不長,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剛好足夠艾倫將新到手的超強重擊專長摸出點門道來,或許真像艾倫自己認為的,他在重擊技巧的使用上,真有不錯的天賦,短短時間便結合之前的精通重擊、毀滅性重擊的理解,讓他摸索出了一點超強重擊的施展技巧來。

按照這樣的學習進度,恐怕要不了幾年的時間,艾倫便能徹底掌握毀滅性重擊與超強重擊這兩個傳奇專長了。

艾倫甚至有些期待,當自己將重擊這一技巧疊加到極致之後,一擊之下將會造成多大的破壞力來。

「叩叩叩!」

艾倫小院的房門,突然被敲響,艾倫眼神微凝,因為他並沒有察覺到外面有人存在的跡象。

暗金色的斬骨者出現在了手中,怒氣灌注全身的艾倫還沒有打開自己房間的大門,一張紙條便從門下的縫隙中傳了進來。

「行動開始,三日後的深夜,集合地點伍爾特石林。」

紙條末尾,是一個刺殺者公會的徽章標記,當艾倫正要收起這張紙條將其摧毀時,紙條突然自燃,反而省卻了艾倫的麻煩。

就在艾倫接到紙條后不到半天的功夫,一名橡木教廷的祭司也找上門來,邀請艾倫前往神殿一敘。

種種巧合,讓艾倫心中大定的同時,也開始有些擔心,接下來如何在神殿與刺殺者公會的成員之間轉換身份。當時只顧著佔便宜,卻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現在看來好像確實有些麻煩。

不過船到橋頭,艾倫相信總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的,畢竟他不可能放過兩邊的報酬。

「行動即將展開,這是我們為你準備的東西,主要是要隱藏你的身份。」

橡木神殿中,奧斯卡看到艾倫來后,臉上帶着幾分歉意,然後遞給艾倫一張青銅打造的面具,面具上雕飾了繁複精美的花紋。除此之外,還有一件純黑色的寬大衣物,以及一件跟艾倫從刺殺者公會獲得的披風樣式很是相近的連篷披風。

「這次你要跟幾名強者合作,不需要你冒頭行事,只需要聽從其中領頭的人安排就好。」

「如果可能的話,你最好什麼話都別說,免得暴露,那些傢伙每一個都很精明的。」

「集合地點定在了伍爾特石林。」

「恩,好!」

艾倫點點頭,此時確認集合地點都定在同一個地方,他便隱隱覺得不妙了,不過表面上卻是一點都沒有顯露出異常來。

「走吧!」

艾倫更沒有想到的是,橡木神殿除了他以外,奧斯卡這位對他最熟悉的人,竟然也要一同行動。

行動很隱蔽,甚至出城的時候奧斯卡與艾倫都是在一隊商旅的掩護下,悄然離開的。等到他們兩人一路疾馳趕到伍爾特石林時,已經有好幾道身影存在於他們約定好的一個隱蔽山洞中了。 「前面的空間似乎存在着一種特殊的能量場,沒錯,就是能量場!喪屍女王的異能是重力異能的話,前方的能量場大概就是重力力場了!」

「這座金字塔被她的重力力場籠罩在其中。」

「只是,她王座周圍這片空間的重力力場才是最恐怖的!就連能量系的雷電異能進去都會被分散!這麼看來,她的實力,已經可以說很是恐怖了!」

江龍不由得驚嘆道。

金字塔佔地約一百平方米,四個平面,完完全全被她的重力籠罩在其中,而且看得出來,這個力場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了。

而且,在她王座周圍,還有着更加強大的力場來保護她。這片區域雖然小,但卻是最恐怖的所在。這片空間的恐怖程度看起來也是分層次的,越向里走越恐怖。

連E級鈦金刀和雷電系異能都奈何不了,想必若是實力不夠強行進去的話,會被裏面恐怖的重力直接壓扁吧。

重力異能進化到如此程度,竟然如此恐怖!

果然,沒有什麼異能是沒用的,沒用的從來都是使用者!

江龍站在重力力場外,細細打量起裏面的喪屍女王來。

她上頭上帶着金色的王冠,身上紅色衣裙端莊艷麗,一隻手放在小腹和大腿處,另一隻手自然得搭在王座扶手之上,手掌朝下,指尖放鬆。

她的臉色看起來並不好,泛著青白色,看起來已經不屬於活人範疇了。而且,臉上的喪屍特徵還有些明顯,但這一切放在這張面龐上,卻並沒有削弱她的顏值,反而為她增添了跟多了神秘氣息和獨特的美感。

特別是她微微抿在一起的紅唇,更讓這美感多了幾分詭秘。

雖然看起來很不對勁,但就是讓人心痒痒。

彷彿吸引着你進一步探究一樣。

越危險的東西越迷人!

如此近的距離,讓她變得更加美麗,這份美麗在她身上獨有的詭秘上又被放大了無數倍!

再加上她不怒而威的氣場。

江龍越發想要擁有她!

他還有留個專屬格子空着呢。

把喪屍女王放進去,豈不美哉!

「只是,被這片空間擋在外面,不太好過去……」

江龍皺了皺眉。

「喪屍女王現在究竟是怎樣的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對勁,我已經站在她面前,距離她這麼近,她為什麼沒有發現我?」

「不會是已經死了吧?但是這目光宛若實質,看着一點也不像是屍體啊!」

江龍凝眉看着面前的喪屍女王,思忖道。

他又故意發出了一些響動,但喪屍女王沒有一點回應。

也是,之前他在下面和雷鳴打了一架,那種動靜都沒有驚動喪屍女王,現在他就算是站在她的面前,發出的這麼一點動靜,又算得了什麼呢?遠遠比不過剛剛的戰鬥!

江龍回頭,看向三米之外的一號。

童童和可兒現在都在他的空間之中,他想了一下,還是沒有選擇將二女放出來。

一號距離他不過三米的距離,其實是很好弄上來的。

江龍完全可以把他收進空間之中,然後再放出來,這樣一號就能來到金字塔上面了。

「照理來說,喪屍女王應該是王級吧,一號現在也是王級實力了,就算她手段了得,一號應該也能夠應付一下。」

江龍想了想。

他之前從天晶石上看到的訊息,那時候寫下那些話的時候,喪屍女王應該還沒有到達王級。

江龍判定不了喪屍女王寫下那些話的時間,而且後面又發生了什麼,他也不知道。

但想必她後來就算是實力暴漲,一舉突破王級,應該也就是跟一號差不多的實力了。

只是,一號能夠破開她形成的重力力場嗎?

「不對,這重力力場可不僅僅是她自己的異能,還有着這複雜環境的加持!」

江龍忽然想到了什麼。

重力力場不可能不需要維持的,並不是釋放後會一直存在的東西。但是江龍現在完完全全看不出來喪屍女王在維持這個重力力場。

那如果她沒有一直維持,只能夠說明這裏的環境特殊,將力場保留下來了嗎?

什麼環境?

她藉助了什麼?

是這個金字塔嗎?

「這個重力力場之所以看起來如此恐怖,一部分是她的實力,一部分是環境導致的,那一號進去很可能就會有危險!」

雖說一號是一隻男喪屍,而江龍一隻把男喪屍都當做苦力使喚,但一隻十階的王級男喪屍消耗了江龍多少心血才得到的啊!

江龍自然不願意說白給就白給!

想了一下,江龍還是從空間之中又放出了一隻5級女喪屍來。

他準備利用一下空間的功能,去試探一下喪屍女王。

這個功能就是江龍可以把以他為中心的,方圓十五米以內的喪屍直接收進空間之中,當然放出來的時候,也可以在這範圍之內的任意位置上。

於是,5級女喪屍隨即就出現在了喪屍女王的身旁。

但是剛一出現,這隻5級女喪屍的身體就被恐怖的重力壓得迅速乾癟,然後坍塌,不過三秒鐘就被壓成了一團。

太恐怖了!

然而,最後一秒她還是完成了她的使命,她摸到了喪屍女王的腳面。

就是這一抓,讓喪屍女王的眼珠轉動了一下。

喪屍女王的變化,江龍自然看見了。

「有動靜!」

江龍心中一喜,他盯着喪屍女王的臉仔細看。

果然,喪屍女王的眼睛微微轉動,但她依舊在平視着前方,目光看起來沒有焦距,並沒有落在任何一個點上,就像是俯視着芸芸眾生的君王。

慢慢的,她的目光似乎變得有了焦點,她眼睛之中漸漸出現了生機。

「她是王級沒錯了!」

江龍肯定的說。

如果不是王級,作為一個喪屍不可能擁有如此生動的目光。

哪怕是高階的變異喪屍,擁有神智,但這種神智跟人類的依舊有很大差別!

只有成為王級之後,喪屍在某些方面會出現大幅度的增長,會出現極其接近人的特徵,當然,這也只是一些特徵而已。

此時,喪屍女王的目光,終於落在了江龍的身上。

隨後,定格住。

一時間,江龍對上了喪屍女王的目光! 話音入耳,郅都的面容之上明顯多了一絲錯愕,但其很快就掩飾了過去,道:「遵陛下命!」

言罷,其身形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朕終究做不到冷血無情,絕對理智。」

劉襄神色莫名的自語了幾句,而後其很快把這些「瑣事」拋在了腦後。

對於劉襄來說,兒女情長什麼的只是他閑暇之際的一針調味劑,他把自己絕大部分時間都放到了國事身上。

這一點,大漢文武百官可證,天下萬民可證,其至今人煙稀少的後宮可證。

「系統,將我傳入神魔召喚祭台。」

聲落,劉襄的整個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待其再次出現之際,他已經到了雄渾壯闊的神魔召喚祭台空間。

「叮,系統收集到三百億點氣運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