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o

eyousaid

Icould

‘tdo

Thiso

eisfo

you

Thistime

extyea

I’mgo

abest

o

ge

Alittlebittalle

Topismyo

lyview

……」

整個晚餐時間,都在單曲循環《Lookatme

ow》。

老大的心情漸漸轉好,吃完飯慢慢地跟著哼唱起來,漸漸的全家都跟著哼唱起來,老四還在地上轉圈,以跳舞的形式表達音樂。

姜小安去廚房刷碗,吉小祥一邊輕輕晃動著身體,跟著哼唱《Lookatme

ow》,一邊拿著抹布擦桌子。

突然,她慌了一下,放下抹布,撫上肚子,她轉頭叫道:「安安,我好像要生了。」

姜小安一邊用清水洗乾淨手,一邊安撫道:「別擔心,我在。」

「接生的所有流程我都熟悉了,物品也早都準備好了。我現在再給孟醫生打電話,讓她過來幫忙,一切都會順利的。」

老大:「這次也不送醫院嗎?」

姜小安:「媽媽除了生你用了兩個小時外,你二弟、三弟、四弟都是從羊水破了開始用了半個小時就出生了。」

「上醫院來不及,你二弟、三弟都是在路上生的,四弟才在家裡生。」

老大:「好的,那你幫媽媽,我帶弟弟們玩。」

姜小安:「好兒子,弟弟們就交給你了。」

老大重重地點頭:「嗯!」 我不是葯神:「這種恢復性的丹藥以我現在目前的境界哪怕煉製出來,效果也有些差強人意,得我師尊出馬才可以。@老君。」

九把刀:「害,老君大大一出手,這不就輕而易舉的就解決?」

震老師:「哦?藍海仙友竟然去了冥界?在近幾千年裏已經很久沒有地府的人去冥界了,藍海仙友果然是有大氣運動人。」

藍海劉德華:「震老,看您說的…我這不也是無疑的。(尷尬)」

老君:「怎麼群里一下這麼熱鬧?(疑惑)」

我不是葯神:「都閃開,我師尊駕到!」

九把刀:「見過老君大大。」

噴火的小火龍:「見過老君大大。」

老君:「好了好了,不要每次都這樣,這弄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冒泡了。(吃瓜)」

老君:「話說回來,藍海仙友現在在冥界,首先要擔心一下藍海仙友的安全,冥界對華夏民族很仇視,據我所知,基本上在冥界的華夏種族基本上都會被奴役,如果藍海仙友被一些強大的人發現了,恐怕藍海仙友會危在旦夕啊。」

藍海劉德華:「老君大大,求救!(可憐)」

老君:「我可以給你一些恢復性丹藥,只是想從冥界回來,那着實有點困難,地府和冥界的構造不一樣,在冥界是無法召喚地府之門,不過有一個傳說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老君:「相傳盤古大神開天闢地,神界一統,地府冥界本為一體,冥界的冥河和地府的黃泉本為一體,如果藍海仙友的肉身和精神足夠強大,可以直接通過冥河直接穿過來到黃泉從而回到地府。」

天庭扛把子:「???」

噴火的小火龍:「???」

九把刀:「???」

薛維一看這個眼皮也是狂跳。

我曹?

有病把。

這尼瑪從冥河游到黃泉,這尼瑪累死都游不到啊。

自己以後不會要一直待在冥界了吧,薛維不禁渾身一抖。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被困在這個地方。

藍海劉德華:「老君大大,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么?(可憐)」

老君:「倒不是沒有,還有兩個法子,」

藍海劉德華:「什麼?什麼?」

老君:「第一個,自然是等到冥界的人自己主動打開冥界之門,這樣可以跟着冥界的人一起離開冥界,這無疑是最簡單的辦法,至於第二個就有點麻煩,第二個那就是具備空間穿梭的能力。這樣可以直接從冥界回到人間。」

空間穿梭?

薛維微微一愣。

羲和神珠的能力不就是空間穿梭嗎?這尼瑪,那豈不是說自己能夠藉助著羲和神珠的能力離開冥界?

但是薛維很快又想到了一點,自己只能藉助羲和神珠空間轉移五公里,這尼瑪穿梭個毛啊。

自己的身體素質不夠完全沒辦法施展羲和神珠的力量。

草!難道就剩下第二種?

藍海劉德華:「多謝老君大大指點。」

老君:「沒什麼事,對了,藍海仙友你還需要丹藥是嗎?正好,我剛剛煉製了七寶金丹,食用範圍在金仙以下,只要服用七寶金丹,肉身,精神,靈魂可以完全的洗髓一遍讓人脫胎換骨,只是藍海仙友似乎在八魂聚靈,雖然在七寶金丹的服用範圍,可是要承受不小的痛苦。」噴火的小火龍:「我曹!這麼逆天,肉身,精神和靈魂都能洗髓?老君大大,我也想要!」

奈何橋上看日落:「我也想!藍海已經提升的這麼快了???」

九把刀:「咳咳,我覺得我也需要一枚。」

一閃一閃亮晶晶:「看這裏,看這裏。」

雲芝:「你看看你們這些人,老君大大,請給我一個。」

老君:「(大笑)(大笑)」

老君:「當然可以,一枚七寶金丹兩萬五陰德。」

噴火的小火龍:「…」

奈何橋上看日落:「…」

九把刀:「…」

藍海劉德華:「…」

老君:「怎麼了這是?不需要了?藍海仙友,你還需要嗎?(疑惑)」

藍海劉德華:「…要!」

薛維心碎的看着手上鴿子蛋大的金丹,心都快碎了!

本來薛維的餘額只有兩萬八的陰德!這可是薛維一點點的攢起來的,這強多少紅包才能到這個數?

這下倒好,一夜回到解放前!

沒了啊!沒了啊!

忍着心痛,薛維端詳著這七寶金丹。

七寶金丹渾身金燦燦的,並且周圍攜帶着金色的光暈,七個銘文烙印在上面,一股股的澎湃的力量朝着周圍散發着。

不愧是仙丹啊!

單單這個氣勢就已經與眾不同!

薛維深深吸了口氣,這是讓自己恢復的關鍵,一定不能懈怠。

為了以防外一,薛維甚至在周圍佈置了一個陣法,讓艾維佳在周圍替自己守着之後,薛維盤腿坐在地上。

將那七寶金丹直接吞到腹中。

金丹順着食道而下,閃爍的金光不斷變得強烈,在靈力的運轉下,鴿子蛋的金丹悄然的開始融化。

一股股炸裂一般的力量直接在薛維體內爆開。

薛維雙眼猛地一瞪。

金光乍現,轟!轟!轟!

一股股無形的氣浪朝着周圍爆發。

歘——

薛維的冷汗繼續瞬間流淌下來。

只是那股靈力依舊不斷爆發着,所有的靈力全部湧入了薛維的丹田之內。

本來枯竭靈丹開始重新煥發光芒,在七寶金丹的不斷注入下,靈丹的氣勢也變得越來越強大。

薛維的冷汗越來越多,那呼吸的氣息也變得不斷厚重。

該死!真的不愧是老君煉製出來的靈丹。

這尼瑪得虧自己的肉身素質強,不然的話完全承受不住這恐怖的靈力洗髓。

刺眼的金光不斷在薛維身上一遍遍的閃爍著。

不遠處的艾維佳有些擔憂的看着薛維,薛維這是怎麼了?

雖然不知道現在薛維在經歷什麼,只是艾維佳知道,現在這個時期對薛維來說一定很重要。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一天,兩天…四天,五天…

轟然間,一道金色光束在薛維身上爆發。

這金色光束還攜帶着一絲絲龍吟之聲。

。 面前這個皮膚白皙得反光、模樣英俊,鳳眸深逵的男人,不正是那天她在公路上救的那個男人嗎?

他為什麼會來這裏?

顧汐正瞠口結舌,手中的藥包,被男人抬手,扯了過去,握在手上。

「你說,這東西能治療失眠?」他開口問,嗓音涼涼,卻有種悅耳的質感。

顧汐如實答:「嗯,可以。」

安漠離將它,放進了自己灰色的西裝口袋裏,將它佔為已有。

顧汐看着他的舉動,大為不解:「你……」

男人另一隻手,從背後伸出來,將她的包包遞給她:「這是作為我把你的包包送回來的酬勞。」

顧汐看着他手上這個屬於自己的包,愣住。